承德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苍雷的剑姬 第940章 还没结束呢

发布时间:2019-12-05 07:09:12 编辑:笔名

苍雷的剑姬 第940章 还没结束呢

待我找到刘涛的时候,那小子果然如同先前猜想的那样在楼顶上不知道做些什么,只不过他并没有又跳又叫,而是在搭建某种东西?由于飞在空中具体是啥玩意看的不太清楚,似乎是用硬纸板、泡沫以及塑料粘合而成的,作为艺术品对普通人来说的确是个大工程呢。

名为皮卡丘的大蜥蜴飞行速度很快,没多久便来到了楼顶附近,这时不光是我,露茵和柯尓柏也能够看清刘涛究竟在捣鼓什么了。那是一块非常巨大的看板牌子,正对着天空,上面写着“滚回你们的老家”这一行字,瞬间就能让自己人泪流满面、让外星侵略者怒槽爆满,效果简直绝赞。

我想那小子一定是弄错了什么,真正的外星人入侵才不会特意把人类城市“搬”到宇宙空间里来,拿着镭射枪的小绿人们肯定是把飞船开到城市上空给导弹当靶子才对;当然也有像恶魔那样的坏蛋,整出密密麻麻的炮灰大军铺天盖地的袭来上演一出现实版大片——但无论如何,这些敌人都不具备大规模改造地形乃至把整座城市进行空间转移的能力,那已经是接近神迹的展开了。

不,呈现在众人眼前的这一幕确实就是神迹吧。

“别瞎忙活了,刘涛。”皮卡丘何等硕大的目标,刘涛当即就注意到了我们,而我也是当即冲他挥手招呼道,“快点上来,我们去集合。嘛,虽然不是上面进行的正规集合,但大家聚在一起总比分散开要好。还有这才不是什么外星人入侵OK?”

“太甜了,简直比棒棒糖还要甜!”好基友(自称)毫不犹豫地抬手指向了本人的鼻尖大声喝道,“谁告诉你我这幅牌匾是专门给ET看的啦,它对来自于异世界的侵略者同样适用好不好!?你小子语文究竟是怎么学的,平时的作文作业难不成都是由你妹妹代写的吗?”

“我的写作能力早就已经被某道由100、55、98和61四个数字组成的充满了啪啪啪与么么哒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十分熟练甚至可以说精通‘明明是我先的,满分也好奖励也好’的白学家出题的作文给整得彻底残破不全了,所以怎么样也无所谓了对吧?”面无表情地顺口胡扯了一番后,我随意地摆着手道,“总之在这里竖牌匾是无法击退敌人的,还是先和艾蜜琳娜他们汇合之后再想办法吧。”

刘涛刚才显然只是在开玩笑,他很快便恢复正经爬到了降落下来的皮卡丘的背上,看起来是什么东西也不打算携带的样子:“你说的没错,这种情况确实和艾蜜琳娜等马猴烧酒待在一起更为安全。对了周翼,蒂亚丝那边有什么行动你可知道?”

城市里住着一只血族真祖还真是要命,不管大事小事个都必须考虑到她才行。但我却很想忽略掉对方,因为蒂亚丝完全不关心除了张文昊童鞋以外其他人类的死活——至少咱是这样认为的——把她请来帮忙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不过既然刘涛已经问到了,我也就只能顺着进行回答:“不清楚,她那边我还没来得及过去。大丈夫,丫可是规格外级别的存在,又和大家约好了负责保护地脉能量,应该用不着担心。”

“这么说也是。好吧,那就直接去集合,不用理会蒂亚丝了。”

地脉能量属于无比重要的战略目标,无论我们待会是决定静观其变还是积极调查、被动防御与主动进攻之际都必须有人守卫此处要地,而蒂亚丝则无疑是人选。正是由于有血族真祖在镇守着地脉能量,艾蜜琳娜等人才可以毫无顾忌地放开手脚全力战斗。

为防万一待会随便派个人去向吸血鬼萝莉询问下状况好了,比如家里那只撞了头的绿毛鹦鹉什么的。虽然我不觉得高傲的蒂亚丝会对我们提出增援的请求……

露茵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却是双马尾正在犯疑惑:“话说回来,这次登场的究竟会是啥呢?要知道这里可是宇宙空间啊,哪怕是恶魔的猎奇爬爬也无法在此处生存。难不成真是外星人飞碟?”

“你们俩简直够了,谁说袭击者一定是从结界外面进来的?”我没好气地叹息着说道,“没准那个抖S只是想把峫城完全孤立起来而已,丫打算把这里变成一个死亡牢笼,直到我们和敌人其中的一方将另一方彻底消灭笼子才会打开。这样考虑的话,应该更为合理才对吧?至于怎么把敌人弄进笼子,神明大人既然能把整座城市瞬移到宇宙空间,那么把一群小怪兽瞬移到城市里自然也只是小菜一碟。”

闻言显得多少有些无趣的露茵回过头很是不爽地瞄了我一眼道:“切,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深邃星空的浪漫呀,周翼达令。威武雄壮的钢铁巨舰携带着足以毁天灭地的强大武器在星海中缓缓遨游着,甚至这样的巨舰还不止一艘,它们组成了几乎能铺满一颗恒星表面的庞大舰队,所到之处完全无人能敌,对此你有何感想?”

说起来这丫头的民族拥有远超我们的科技,尽管被迫放弃了发展机械兵器但也正因为如此双马尾对于联邦科幻片的狂热程度已经无法用夸张来形容了。所有逆天的巨型兵器尤其是宇宙战舰乃是她的,我敢用自己仅存的宝物也即是蓝羽学姐那张半果照打赌如果给露茵足够的材料、人手以及时间,她会打造出我们的艘飞行战舰。

哪怕这货根本没法进入太空不说启动五分钟后便会自行解体,丫好歹也能飞起来!

不过以上那些评价并不影响我的作死:“感想吗?唔嗯,这个种族应该很适合被联邦的导演编剧们拿来作为主角们的敌人,只要配合足够的票房没得说。”

“……你赢了,今晚允许你偷偷溜进咱的房间。”

“才不会那么做的啦!”我哭笑不得地在露茵脑袋上敲了一下道,“反正现在无论我们说什么都只是在胡乱猜测而已,还是先停下吧。待会和艾蜜琳娜见面后让她负责调查情况,那丫头的分析与推测能力真不是盖的,效果肯定比我们在这里漫无边际要好得多。”

“嗯,达令你说的完全正确。另外两个男生都坐好了啊,我要加速咯!”

——————————————————我是分割线——————————————————

当我终于在自己家里见到艾蜜琳娜的时候,金发少女正坐在沙发上和奥瑟维娅与西蒙娜两姐妹悠然地品着茶,完全没有半点外面世界变了天的紧张模样。至于本人的宝贝妹妹梦云则完全不见踪影,只能听见小丫头在厨房里忙活的声音,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对不起,走错门了。”拿出钥匙开门的我静静地注视了客厅里的景象约莫几秒钟后果断面无表情地认真说道,并且作势就要关门离去,“各位还请继续。”

“等等,周翼。”险些把茶水喷出来的艾蜜琳娜忙不迭放下茶杯冲我招着手道,“走错门这个梗能不能别玩了?快点进来,外面都出那么大的事了……”

“正因为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们却仍旧悠然地围坐在一起品茶仿佛天下太平的样子才让我特喵的误以为进错了咖啡店的门啊好不好!”讲道理如果我顶在头上的不是毛球而是帽子早就将其一把揪下来狠狠扔到地上去了

,即便如此也还是不能发泄心中的抓狂之感,“说好的认真展开调查找出幕后黑手将其击败拯救世界呢?在这种事情上你一向不都是非常积极的吗?”

然而我的吐槽却对艾蜜琳娜完全不曾产生任何效果,她根本连半点反应也没有,随意地捋着马尾辫很是轻松地说道:“啊,那个呀。虽然具体的术法我不太清楚,但毫无疑问它还在发动,并未就此稳定下来——换句话说那个抖S对于战场的布置还在继续,在那之前丫是不会安排敌人袭击我们的。”

我闻言不禁理解地点了点头:“喔,原来是这样啊,那确实没必要急着紧张——才不是!你是说那个把整座峫城搬运到宇宙空间里来的法术仍然处在发动模式而不是在维持着已经达成效果?将城市包裹在巨型结界中丢到外太空什么的还不够吗!?”

“你对我吼有什么用,法术又不是我施展的。”艾蜜琳娜保持着不紧不慢的态度举起茶杯抿了一口说,“而且刚开始的时候我就已经调查过了,这种法术高级且复杂,我甚至都不能理解,毫无疑问属于法则。初我也想过用蛮力破坏,不过在眼看着就要把结界打穿的时候,城市突然biu的一下来到了宇宙空间,然后我就只能停手了。”

敢情创世神之所以特意把城市空间转移到外太空纯粹是因为你险些砸开了结界的缘故吗!?话说你还真的能够破坏结界啊……虽然仔细想想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呢。

沉默半晌之后,我果断用无比夸张的姿势径直飞扑到奥瑟维娅身边五体投地的趴在了女孩的脚尖前面,语气激动地大声说道:“真的是非常感谢你拯救了这座城市里的所有人!”

樱红长发对如此脱线没谱的超展开显然没有半点心理准备,她一脸懵逼的模样可以直接拿去当表情包了,张口结舌着半天都没有能够说出话来。

“桥豆麻袋,为什么会是奥瑟维娅的啊!?”饶是公主模式下的艾蜜琳娜也禁不住瞬间炸毛了,气势汹汹地跺着脚怒道,“你的道谢完全莫名其妙啊喂!又或者你是故意的,可以在被我掐死之前说说理由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我抬起头满脸严肃地看着金发少女正色道:“我会感谢当然是有原因的。艾蜜琳娜,你敢拍着胸脯保证说自己砸结界砸得正欢的时候有注意到外面环境的变化而及时收手?没有吧,没有吧?所以肯定是旁边的奥瑟维娅发现了不妥然后迅速加以阻止才让你停下了动作,否则再晚一会没准你便会将结界彻底砸穿了。一旦结界被砸出个窟窿,内部的空气便会疯狂地泄露到宇宙空间里并且这个窟窿还很难加以修补。你这样的规格外也许对此并不在乎,可普通人在一座破了个大洞的太空城里又该如何存活?所以,当然是奥瑟维娅拯救了我们所有人!”

“虽然这种我才是造成一切麻烦的原因的说法并不喜欢,但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一点也没有办法反驳的说。”满头黑线的艾蜜琳娜以手扶额着无奈地叹道,“好吧,无意中让全市人民陷入危机还真是对不起了。但是这些都不重要,我已经让蒴夜去迎接蓝羽还有白莲了,等她们到齐后再商量接下来的对策吧。”

厨房里传来了电水壶的鸣叫声,看上去小妹似乎是在烧水的样子?我爬起身后扭头朝厨房看了一眼,隐约见到梦云在泡茶也就没去管她,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怎么,艾蜜琳娜你打算就这样静静地等待吗?在我的印象中你应该不是这种性格吧。”

“她倒是想调查,但问题是那种法则已经超越了她的理解范围。”梦云端着一个水壶从厨房走了出来,小丫头多半是在给即将抵达的蓝羽学姐和白莲的茶水做准备,“也就是说艾蜜琳娜并非没有主动调查,而是查了也不明白为什么。在不明白状况的时候,随便胡乱行动反而是危险的,我这样说笨蛋老哥你懂了么?”

啊,原来如此。不过由于搞不清楚一样东西的构造及形成原因就忍不住火冒三丈的对它大打出手并且险些将其破坏什么的,这丫头今天该不会是生理期吧?

好像会死人的样子还是不要问了。

艾蜜琳娜满不在乎地摆着手结束了相关的话题:“总之现在先静观其变吧,等那个抖S把战场全部布置好了再行动也不迟。”(未完待续。)

嘉祥县人民医院
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怎么样
银川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汕头包皮过长手术的费用
云南妇科医院那个好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