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71章

发布时间:2020-02-15 19:36:16 编辑:笔名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71章

陈兴的话让林虹一怔,这两三年,她的确是没少干这事,通过李浩成的关系认识了市里不少部门的头头脑脑,林虹同那些人打交道时都留了一手,可以说,她握有不少官员的把柄,那些人到现在都还茫然无知,而这些都是她关键时刻拿出来保命的资本,李浩成虽然是她的靠山,但是她不会只在一棵树上吊死,哪怕她这些年一直能牢牢抓住李浩成的心,但男人喜新厌旧的本性是不可能改变的,李浩成不可能一如既往的对她,她为自己留些后路也是情有可原的事,退一步讲,李浩成能否一直风光下去也是个问题,官场如战场,李浩成现在权势十足,以后可就不好说了,林虹可以说是在为自己做着双向准备。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林虹只想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不想再受别人摆布,她不相信男人,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真情存在,有的只有金钱、肉体、权钱交易,而这些肮脏的勾当就构成了资本权力的圈子,在这个圈子里面,林虹只想为自己而活着,活得自由,活得潇洒,所以她才会这样做,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林虹不在乎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个什么样的形象,人是为自己活着。

短暂的失神,并没有让林虹的思维陷入停滞,将脑袋里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甩掉,林虹依然精明,脑袋转的比谁都快,很好的隐藏起的自己的情绪,林虹俨然什么也没发生过的笑道,“陈市长,今天这事,是我做的不对,玩笑开得太过火,还望陈市长您不要放在心上。”

“在林小姐的眼里,这只是个开得过火的玩笑?”陈兴冷声道,录音笔就在他抽屉里放着,要不是他警觉心强,这次又着了别人的道,想起过往两次类似的经历,陈兴心里也有股无名怒火,“林小姐认为这只是开玩笑,可我却不这么认为,林小姐要是不给我一个解释的话,这事怕是没这么容易完。”

陈兴的话让林虹的神情慢慢凝重起来,她能感受到陈兴声音里的那股冷意,林虹不得不认真对待陈兴可能产生的怒火,她想跟没事人一般当做这件事没发生过,而陈兴看来并不想简单做罢,这无疑是林虹最不想看到的。

林虹之所以没有在陈兴离去后就及时打向陈兴解释,那是因为林虹想给双方一个缓冲的时间,她要让时间冲淡一点陈兴的怒火,也要让自己冷静下来想想如何应对,林虹知道像陈兴这种身在官场的人最忌讳的就是有把柄被人拿住,只要有机会,这些当官的人是绝对会痛下杀手,毫不手软,他们的心比谁都黑,林虹毫不怀疑陈兴一旦有机会也会这样做,只是眼下她被陈兴抓了个正着,她现在不得不想法设法给陈兴一个满意的回答。

“陈市长,我要说我这样做对您并没有恶意,只是想为自己以后留条后路,不知道陈市长您相不相信?”林虹叹了口气,她只能跟陈兴打悲情牌,这是刚刚想好的策略。

“有人拿着一把刀抵住你的脖子,然后对你说没有恶意,林小姐会相信吗?”陈兴对林虹的话嗤之以鼻。

“我知道我很难让陈市长您相信我没有恶意,不过事实的确是如此,我只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而已,陈市长您应该知道我一个弱女子求生存也不容易,在这么个人吃人的社会,我要是不为自己弄点自保的资本,被人吃得连渣滓都不剩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特别是这次想跟陈市长您合作的这笔生意有很大的风险,我想就算我不多说,陈市长您也应该知道。”林虹无奈的说着,“郑光福、张青阳、李浩成,这些人都是我得罪不起的人,要是被他们知道我这么干,谁也饶不了我,而陈市长却是半点都不用担心,您是市长,没人敢把你怎么样,但我必须为自己考虑好退路,我之所以想录音,也只是希望陈市长您在关键时候不会出尔反尔,在我需要陈市长您庇护的时候,陈市长不会袖手旁观。”

林虹的话让陈兴一时陷入了沉默中,林虹的这番话可以说是声情并茂,听起来也像是那么一回事,陈兴都不好开口驳斥对方。

见陈兴态度似乎是有点缓和了,这头的林虹暗暗松了口气,又加了一把火,“陈市长是不是担心我是和郑光福、张青阳他们一块设套来给陈市长您跳?”

陈兴一愣,无疑,林虹这句话说到他最担心的地方了,录音笔被他拿了回来,陈兴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他的愤怒在离开酒店后初始几分钟时间内也慢慢的平息下来,冷静思考后,他唯一顾忌的就是是不是林虹跟郑光福、张青阳、李浩成等人自编自导了一出好戏要对付他,如果真是那样,那林虹在其中就是扮演了帮凶的角色,这才是陈兴最忌惮的地方。

陈兴可不想刚来南州就栽了个大跟头,他头上的代字还没去掉,而李浩成也还对他这个市长的位置虎视眈眈,尽管李浩成只是痴心妄想,但谁知道李浩成会不会不甘心的给他制造点麻烦出来,若是他自己被算计了,哪怕他靠着身后的背景照样能顺利的去掉头上的代字,但他这个市长的威信也会大大的受到损害。

听到陈兴依旧保持着沉默,林虹继续说道,“陈市长大可以放心,中午的事绝对跟郑光福、张青阳他们无关,其实陈市长您应该换个角度想想,在没有被逼到绝路的份上,他们有这个胆子算计您吗?完全是我个人想要算计郑光福,所以才会找陈市长您合作,陈市长您不用担心是我们联手要害您。”

“林小姐认为自己的话具有说服力吗?”陈兴将话抛给了林虹。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我的实话,我一个女人混口饭吃不容易,弄点自保的手段也是迫于无奈,希望陈市长您能谅解,现在既然被陈市长您当场发现了,那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但我还是真心希望能跟陈市长您合作,陈市长您也不用担心我会对您不利,我是把陈市长您当成新靠山来对待的,我可不敢算计您。”林虹声音低沉。

听着从话筒里传来的呼吸声,林虹知道陈兴一直在听着她的话,只不过是没开口罢了,林虹不知道陈兴到底对她的话相信了几分,但这张悲情牌是她最好打的一张牌了,她在陈兴面前扮演一个弱者的角色,是想博得一定程度的同情和谅解,当然,她也不会天真的认为陈兴就能完全相信她的话,她只希望能暂时消除陈兴的怒火就行,设身处地想一想,若是她碰到这样的事,想要让她心里完全没有芥蒂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她没幼稚的去想让陈兴相信她的话,只要平息掉陈兴的怒火,她的目的就达到一半了,以后双方的关系,可以慢慢弥补,她也可以用以后的实际行动来让陈兴对她慢慢信任。

“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以后若是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后果你就自己掂量掂量吧。”陈兴阴森森的说了一句,林虹这个女人心狠手辣,野心也大,陈兴不得不适当适当的敲打她,但同时,陈兴自己也在心里敲响了警钟,今后和林虹这样的女人打交道可得打起十二分的小心,尽管林虹刚才的一番话说的很动情,但陈兴并没尽信,相反,从林虹今天的举动,陈兴看到的是林虹的两面三刀,这样的人根本不能真正信任。

“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林虹恨不得向陈兴发誓以求得对方的信任,又有些急切的问道,“不知道今天中午我们说的事情,陈市长意下如何?”

“那就看你拿出来的证据是否有诚意了,若是你有诚意,我倒是不介意和你做这笔生意。”陈兴并没有彻底拒绝林虹,他心里其实挺感兴趣,他想收拾张青阳,但却暂时拿不到对方的把柄,林虹要是能提供证据,陈兴也乐意接受,但他也不可能真的全信了林虹的话,只有等对方拿出证据后,陈兴再伺机而动。

“如果我拿出了证据,陈市长您出尔反尔怎么办?”林虹反问道。

“林小姐要是担心的话,大可以不跟我做这笔生意,反正我是不在乎。”陈兴无所谓的笑了一下,“林小姐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这样吧。”

陈兴说完,径直挂了,此时的陈兴嘴角有一丝得意的笑容,他故意在林虹面前表现出这么一副不在意的态度来,着急的是林虹,陈兴能把握更大的主动权。

同林虹的这一通打完,已经是将近一点半,将林虹的事暂且搁到一边,陈兴的目光重新落到了南港区卫生局送来的这一份癌症统计表上,一份沉甸甸的资料,落到陈兴身上的也是一份不能逃避和推卸的。

隔了一会,秘书邓青铭进来,说是张辛军过来,陈兴惊讶了一下,随即让邓青铭将人给请了进来,抬手请张辛军坐下,陈兴也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张辛军主动到他办公室来是好事,前几天的市常务会议上分化了张辛军跟李浩成,让两人背道相驰,也大大打击了李浩成在市的气焰,但这几天,张辛军还没主动到他办公室来过,今天张辛军会过来就是一个好的信号,这要传到李浩成耳里,想必李浩成又该气得脸色铁青了。

两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张辛军看了陈兴一眼,迟疑了一下,开口道,“陈市长,检察院的人在调查工商税务局违规检查的事,说是陈市长您下的指示?”

“嗯,是有这么一回事。”陈兴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他就猜到张辛军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果然是有事。

“陈市长,我觉得工商局和税务局执法人员虽然有违规执法的现象存在,但好像也没必要让检查机关介入调查,让工商和税务部门内部自行调查和处分,只要吸取足够的教训,下次不会再犯也就是了,检察机关的介入,搞得人心惶惶,是不是有些不妥?”张辛军和陈兴说道,他其实想说陈兴这样做未免太小题大做,但终究是没敢说出口,张辛军也隐隐猜得出来,陈兴此举有一定的目的,杀鸡儆猴,还能树立起威信。

“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人员自身都行不正坐不直,还如何让老百姓信服?”陈兴不以为然的摇头,他特地将市检察院检查长成容江叫过来交代这事,就不可能半途而废,从目前来看,那个成容江还颇为识趣,起码没有对他阳奉阴违。

“陈市长,有些执法人员也是一时受了蒙蔽,咱们应该以治病救人为主,检察机关介入调查只会让人心浮动,影响工作的开展。”张辛军皱眉道,前两天的市常务会议上,原本是童正楷分管的工商和税务两个部门划归他分管,现在工商局和税务局的负责人跑来找他诉苦,张辛军也只能硬着头皮来找陈兴。

“治病救人固然重要,但咱们的党纪国法同样不是儿戏,如果有些执法人员的问题并不大,我们当然是以治病救人为主,但要是触犯了法律,那就必须依法惩处,我们身为领导,更应该维护法律的权威。”陈兴正色道。

“你就装吧。”张辛军在心里暗骂了陈兴一句,道貌岸然和伪君子都被他用到了陈兴身上,陈兴一番义正言辞的样子在他看来无非是惺惺作态罢了,法律的权威在他们这些当官的看来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但张新军不可能反驳跟陈兴的话,哪怕他认为陈兴是在用所谓的法律权威来行打击异己之事,他也得把话憋在心里,他如今有把柄掌握在陈兴手里,就算是心里再不甘,也只能在陈兴面前低头。

沉默了一会,张辛军颇有些不甘的说了一句,“陈市长,我现在刚刚接手工商税务的工作,您看不是给我点时间对这两个部门进行整顿,让检查机关先不要介入调查?”

张辛军并未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对陈兴的称呼竟用上了敬语,但事实的确是随着前两天的常务会议后,陈兴的威望正在提高,这个变化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市的人,而张辛军同样被陈兴的手段给整得没脾气,他现在被李浩成所不容,而因为原本属于童正楷分管的工商、税务两个油水部门也被陈兴划归他分管,童正楷也对他恨得牙痒痒的,陈兴在拉拢他的同时,又给他树立了敌人,这让他不老实都不行,再加上他被陈兴拽在手头上的把柄,张辛军如今也只能死心塌地的站在陈兴这一边。

“辛军同志,我是赞成你整顿这两个部门的,不过检察机关的调查也不能停下,咱们不能让一些已经触犯到法律的蛀虫继续呆在我们的干部队伍里,这有损我们党和的形象,同样会对社会主义事业造成不可估量的危害。”陈兴依然张嘴就是大帽子。

“好吧,陈市长坚持这样做,那我也只能尊重陈市长的意思。”张辛军心里很是窝火,他意识到陈兴现在对他实行的是仍是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需要拉拢他,同时又想将他限制得死死的,拿这次陈兴让检察机关对工商税务两个部门进行调查来说,他这个刚刚接手这两个部门的副市长半点话都说不上,也插不上手,那下面的人无疑也要对他这个副市长的能力和威信大为质疑,陈兴根本就不想让他真正掌控这两个部门。

陈兴的做法让张辛军很是恼怒,只能在心里憋屈的忍着,不打算在陈兴的办公室里继续坐下去,起身就要告辞,冷不防的却是听陈兴开口道,“辛军同志,周燕现在还关在拘留所?”

“好像…好像是。”张辛军被问得一愣,嘴巴有些不利索,周燕的事无疑是他最不愿提及的一件事,要不是周燕,他现在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看来辛军同志对这事不是很关心呐。”陈兴似笑非笑的看了张辛军一眼,“辛军同志,趁有些错误还没犯得太严重,得赶紧纠正过来才是。”

“嗯,陈市长说的极是,有错就要改。”张辛军不太自然的应了陈兴一句,“没啥事的话,我先走了。”

见陈兴点头,张辛军这才匆匆离开了陈兴的办公室,额头已经忍不住冒了虚汗,心里一边骂着周燕这个臭表子让他这么被动,一边又不得不寻思着陈兴刚才有所暗示的话,张辛军知道自己怕是不得不赶紧将周燕放出来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