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丢失的航空包裹1959年福建沿海机密文件失窃案

发布时间:2019-06-11 19:58:31 编辑:笔名
20世纪50年代末,一个装有重大军事机密的军用航空包在福建莆田不翼而飞,这惊动了中央军委和公安部。随后,7000多军、警、民夜以继日地侦查,奋战了25天,才终于找回字迹模糊的文件副本……让我们翻开尘封的历史,回忆侦查破案的日日夜夜,更加深刻地认识保密工作的重要性。
  
  蓝色军包神秘失踪
  
  1958年,海峡两岸风云突变,拉响了第二次台海危机的警报,美国五角大楼通宵达旦,加紧策划侵略中国台湾的阴谋。同年5月,美国军方将在台湾的“军事援助顾问团”、“美军协防台湾司令部”等17个不同机构,合并成立了“美军驻台协防军援司令部”,建立起一个反应迅速统一有效的军事指挥系统。美海军第七舰队在台湾海峡频频活动,直接威胁着新中国的安全。顿时,海峡两岸剑拔弩张,战火一触即发。为了粉碎美帝国主义分裂中国的图谋,1958年8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万炮齐轰,炮击金门。为了扭转战略防御上的弱势,台湾当局派出大量特务,深入福建沿海和内陆,频频进行破坏和窃密。
  
  1959年12月11日傍晚,福建莆田县涵江公安分局值班室的电话骤然响起。值班民警一拿起电话就听到急促的报案:“我们是福建前线空军部队,刚才在涵江车站丢失了一个蓝色航空包,包的外面印着一架飞机,里面有军装、毛衣、钱等物品,请你们赶快帮助破案。”10分钟后,涵江分局刑侦组刘组长带领两个年轻民警赶到车站。一位正在清理卫生的年轻服务员见到民警,主动地迎上去。她一边将部队同志留下的通讯地址、部队番号和姓名递过去,一边向民警介绍当时的情况。下午5时左右,两位年轻的空军军官乘坐从泉州前往福州的班车,路经涵江车站时,旅客们下车到隔壁涵江饭店吃晚饭。下车时司机将车门关得紧紧的,但旅客们吃完饭回来后,放在班车前面排的蓝色航空包却不翼而飞。于是,两位军官立即向公安部门报了案,留下纸条便跟车走了。听完介绍,三位民警不由得皱起眉头,案发现场随车走了,报案人情况一无所知,是真是假难以辨别。如此无头案,该如何下手?刘组长只好回去向分局领导汇报。
  
  鉴于当时台海地区的紧张局势,国民党特务活动猖獗,并大多以军事设施和军人行李为猎取目标。所以,部队同志报案立即引起涵江公安分局领导的高度重视。当晚,涵江公安分局召开紧急会议,分管侦查工作的副局长林杰主持会议。会议听取了刑侦组的案情汇报,并认真分析了案犯作案的两种可能性:一是政治案件,其目的是盗窃军事情报;二是一般经济盗窃案,盗窃犯顺手牵羊盗走军人的行李。大家认为两种可能性都存在,从涵江的地理位置和当时海峡两岸的紧张局势看,不能排除前一种作案的可能性。所以,分局领导要求专案组抓紧排查,及时破案。民警认真分析了案情,认为作案者不可能继续跟车前往福州,一般情况会在涵江下车,且当时天色已晚,案犯逃往外地的几率较小,人和赃物滞留涵江的可能性很大。于是,林杰安排警力对涵江各旅社进行布控、排查。
  
  那时的涵江,一共只有大众、大中、人民、和平等7家旅社,排查旅馆饭店并不困难,加上前段时间已经根据上级精神对当地所有的敌情、社情进行了一次全面排查,涵江公安分局对当地的治安情况了如指掌。晚上8点多,一组干警在涵江和平旅社发现了情况。据旅社服务员反映,晚上6点多,有一个操仙游口音的中年男子到旅社登记。该男子40多岁,个头偏矮、皮肤又黄又黑,身上背着一个鼓鼓的面粉袋,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上楼后不久就下来溜到厨房。随后,又向服务员索要一把铁锁,锁上客房门就出去了。
  
  民警们同旅社负责人一道打开该男子的客房,客房内有两个床位,靠窗床位已放下蚊帐。民警们感到诧异,当时正值隆冬时节,没有蚊子,为什么要放蚊帐呢?民警们打开蚊帐一看,凌乱的被子包着一只白色面粉袋,面粉袋里有一个漂亮的蓝色航空包。得来全不费工夫,民警们一阵惊喜,当即进一步检查,发现草席下面藏有两套军装和一件毛衣。根据现场发现的赃物,可以确定该男子就是盗窃两军官物品的嫌犯。于是,涵江公安分局在和平旅社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
  
  窃贼落网案件升级
  
  夜深人静,公安干警在和平旅社周围整整潜伏了3个多小时,直到晚上11时30分,嫌犯终于露脸了。只见一个矮矮瘦瘦的中年男子洋洋得意地进入和平旅社二楼西侧客房。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没等中年男子反应过来,一副手铐已经铐上他的手腕。
  
  涵江公安分局的干警们连夜进行突审,得知该嫌疑犯名叫谢天富,仙游人。当天上午离家出走,下午3时搭上从泉州开往福州的过路班车,一上车他就盯上了坐在前排两位军官携带的航空包。车到涵江车站后,旅客们纷纷下车用餐,他磨磨蹭蹭一个下车,趁司机不注意,迅速将航空包塞进自己的面粉袋。干警们从谢天富身上搜出128.5元人民币,据交代赃款已被花了3.2元。人赃俱在,犯罪嫌疑人供认不讳,涵江公安分局的干警们松了一口气。
  
  冬季的夜晚风寒露重,万籁俱寂。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涵江公安分局值班室的宁静。值班民警一抓起话筒就听到莆田县公安局王佐才副局长洪亮的声音:
  
  “两位解放军同志在涵江车站丢失的航空包有线索吗?”
  
  “案件已破,盗窃犯在和平旅社被抓获,航空包也找到了。”值班民警充满自信地回答。
  
  “航空包中东西都在吗?”
  
  “包中的两套军装、一件毛衣和128元钱已一并查获。”
  
  “还有没有别的东西?”王副局长追问。
  
  “没有啊!”
  
  “航空包里有没有发现一袋打字的文件?”王副局长加重语气问。
  
  “什么文件?没有发现。”
  
  “马上通知分局领导,派人封锁和平旅社,看管好犯人,我立即就到。”王副局长搁下话筒,风风火火赶到涵江和平旅社。
  
  此时已是12月12日凌晨3时,涵江和平旅社如临大敌,民警们里里外外认真地搜查了几遍,没有发现新的线索。
  
  “留几个人继续监视旅社,其余的人撤回去,立即提审盗窃犯。”王副局长说。
  
  涵江公安分局的审讯室里,灯火通明,6名公安干警神情严肃地坐在一排,每个公安干警利剑似的眼神令谢天富捏了一把汗。审讯开始后,谢天富语无伦次,断断续续地将自己的劣迹抖了出来。解放前他在国民党军队当过兵,后来参加了“和平救国军”,还有偷盗、赌博、侮辱妇女等不法行为。然而,当问到航空包内的军事文件时,狡猾的谢天富矢口否认。
  
  谢天富的矢口否认,使公安人员顿时紧张起来。干警们连续审问,轮番进攻,终于击破了谢天富的思想防线。早上8点多,谢天富终于承认自己偷了军事文件,并说见没有什么用就撕了,有的扔进街上垃圾堆里,有的丢在涵江宫口厕所里。
  
  公安干警们心中一惊,军事机密竟然丢在大街上!立即行动,涵江分局十多名干警全部出动。他们换上便衣,将涵江镇区的大街小巷“搜寻”了一遍,连一张纸片都没有放过。然而,整整一个上午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考虑到环卫工人凌晨已将所有街道清扫了一遍,可能会将文件扫进垃圾箱里。于是,干警们又将涵江地区所有垃圾箱翻了一遍,直到夜幕降临,仍然一无所获。
  
  绝密文件杳无踪影,惊动了部队首长和地方领导。12月12日下午,莆田县委第二书记赵允福和县公安局局长马有才率一批公安干警赶到涵江,晋江地区公安处杨处长带领几个破案高手随后赶到,省公安厅的破案专家奉命来到现场勘察,福建空军保卫部赵部长也带着侦察员马不停蹄地赶往案发地。究竟是什么文件惊动了这么多的军地领导?不知是什么大案令人如临大敌?群众在猜疑,干警们忐忑不安。
  
  12月12日晚8点,涵江公安局办公室里坐满了军队首长和地方领导,这是一个有军队、公安、地方党政领导共同参加的紧急会议。福建空军保卫部赵部长通报了情况。他说:我军炮击金门以来,有效地控制了福建沿海的制空权。对此,蒋介石及美国军事顾问团一直耿耿于怀,企图通过袭击我福建沿海空军基地,削弱我空军力量,夺回东南沿海的制空权。为了粉碎台湾当局争夺制空权的图谋,福建空军司令部月初召开了一次重要军事会议,会议形成了一些机密文件,其中一部分保密级别为“绝密”。当时驻闽空军一位首长因公出差没有与会,但急需了解会议情况,故空军前线指挥部特派一名科长和一名参谋将文件副本专程送往福州驻闽空军司令部。由于前线车辆紧张,文件没有按照保密规定用专车由机要人员护送,导致途中出了大纰漏。此事关系重大,文件一旦落入敌特手中,后果不堪设想,将会给国家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所以,赵部长要求军地联手,动员一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查清文件下落,防止出现泄密事故。
  
  听完赵部长的介绍,专家组同志深感责任重大。专家组认为此案情况不明,不能定为一般经济盗窃案,立足点要放在政治案件的高度。于是,军地有关领导当即决定,由空军专案组和地方公安部门联合成立“窃密案破案指挥部”,由福建空军保卫部赵部长任总指挥。指挥部决定采取三条应急措施:一是加大警力,对涵江包括莆田县城的所有旅馆、车站、码头进行严密监视,调查案发后所有进出涵江境内的可疑人员;二是对盗窃犯谢天富重新提审,并查清其所有的政治背景;三是对盗窃犯作案后活动过的车站、旅社、戏院附近的厕所进行秘密清理,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线索中断再陷僵局
  
  涵江公安分局的大院里如临大敌,一片繁忙;一道道指令从破案指挥部接二连三地发出;一阵阵电话铃声响个不停;一个个公安便衣紧张地进进出出;一条条消息迅速反馈到指挥中心。指挥部的首长神情凝重,公安干警们心如火烧。
  
  为了不打草惊蛇,初期的侦破行动是秘密进行的。公安干警打扮成捡破烂的农民,三三两两对涵江镇街道所有垃圾场进行第二次认真清查。干警们将所有垃圾箱翻了个底朝天,但一无所获。另一批公安干警负责清查戏院、旅社附近的厕所,他们不顾扑鼻的臭气,用粪勺和长铁钳将粪便池搅个遍,结果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正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际,盗窃犯又交代:他这次作案窃得一袋文件,见没什么价值,本想将文件扔进旅社厨房烧掉,后见厨房人多不敢下手。于是,夹在棉衣里走到涵江保尾桥头,想扔进河沟里,却见桥上有小贩在卖东西,只好转到汽船站附近的河沟边。开始将一袋文件直接扔进水中,但文件浮在水面沉不下去,担心自己盗窃行为暴露,又将文件捞了起来,卷成一捆塞进河岸边水下石缝里。于是,公安人员马上押着盗窃犯到藏匿文件的现场取赃。但石缝依旧,文件却无踪迹。盗窃犯一脸茫然,一口咬定将文件塞进了该石缝,并重演了当时的过程。文件究竟是掉进河里,还是被人取走?为了证实盗窃犯的口供,公安人员又向和平旅社的服务员取证。经查当时盗窃犯确有进入厨房的举动,犯罪嫌疑人的供词有一定可靠性。于是,指挥部决定将排查重点放在汽船站附近的河沟中。
  
  涵江这个古老小镇,河沟纵横交错,河沟中的流水缓慢,尤其是冬季,水源不足,闸门很少开放。所以,机密文件如不是人为移动,就不会流得太远。而且码头附近又是死水,没有其他因素绝密文件一定还在水中。破案指挥部认真分析案情之后,决定缩小排查范围,集中排查汽船站附近的河沟。
  
  12月13日子夜,涵江保尾的古桥边驶来了两艘神秘的汽船,船上10多个年轻小伙子一会儿泅入水中,一会儿又冒出水面,像是摸鱼人,却又两手空空。约半个多小时后,这些人上了岸,随后消失在夜幕中。“摸密”行动未果,绝密文件石沉大海,破案指挥部领导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鉴于当时的局势,敌特活动无时不有,无处不在。军队首长深感问题的严重性,立即将案情上报中央军委、空军司令部、公安部。之后,各有关部门迅速作出反应,采取了有效措施。空军司令部立即派出富有侦破经验的侦察处处长,带一批破案高手和电台、设备,从北京赶到涵江,并在涵江公安分局的屋顶上架起了电台天线。中央军委也将情况通报给福州军区,福建前线海陆空三军几十万大军骤然绷紧了神经,沿海各守备部队立即进入战备状态。
  
  空军司令部专案组到达之后,要求扩大侦查范围。于是,指挥部决定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加强内查外调,对犯罪嫌疑人谢天富的家庭成员、社会关系和平时经常接触的人员进行全面调查,并派公安干警对谢天富老家进行监视,重点排查12月11日那天谢天富在仙游、郊尾和途中所碰到的熟人,以及他去过的饭店、杂铺店等,同时对和平旅社所有住宿人员和当晚坐在他周围看戏的人员逐个进行排查。二是对涵江汽船站周围挨家挨户进行调查。根据谢天富的口供和案情分析,敌特直接插手此案的可能性不大,但不排除案发后捡到机密文件的偶然性,从藏赃现场找不到绝密文件与码头周围的情况分析,绝密文件被周围群众捡拾的可能性很大。这样,排查对象扩大到汽船站附近100多户人家。于是,经破案指挥部批准,将部分案情秘密传达到涵江人民公社及其下辖的保尾街、宫下街、前街、青年街和下徐街居委会,要求公社干部和街道干部及民兵配合公安干警进行调查。
  
  公安干警们将与犯罪嫌疑人接触过的人与地点进行了一遍又一遍筛查,对汽船站周围的居民过滤了一轮又一轮。目标渐渐集中到盗窃犯藏匿文件地点旁边的居民家。这户人家大门对着赃物藏匿点,人员进出要经过河沟旁的石阶,看到和捡拾到赃物的可能性。而且女主人承认,几天前曾在石阶上拾到一捆纸,已经当卫生纸用掉了。同时,治安人员又反映了一个新情况,即几个月以前这户人家有一海外客人回来,并用小型照相机在房前屋后拍了不少照片。破案指挥部对这户人家的社会关系、心理状态和与犯罪嫌疑人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假设和分析,认为海外客人对文件进行拍照的可能性大,带走文件的可能性小。那么,文件会怎么处理呢?大家认为便利的方法就是烧毁文件,将纸灰倒进门前的河沟里。但文件上带有的订书钉,既烧不掉也冲不远,只要能在这户人家门口的河沟里找到订书钉,案情就明朗了。
  
  12月18日晚,恰逢西伯利亚寒流袭击福建沿海,气温骤降,寒风凛冽。莆田县公安局马局长和王副局长带领10多名年轻公安干警,乘坐一艘木船悄悄地接近那户人家附近的河沟旁。他们两人一组,猛喝几口高粱酒后,脱下衣服扎进水中,把附近河床的淤泥杂物用锄头耙进土箕,然后倒进木船,把它们送到公安局后院。第二天一大早,干警们将淤泥一一摊开,用磁铁在淤泥中寻找订书钉。然而,忙了两天一夜,一根订书钉也没有找到,案情再次陷入迷途。
  
  众志成城案件告破
  
  绝密文件下落不明,上上下下寝食难安,专家组大部分同志每天除抽空打个盹外,已经7天7夜没有睡好觉了。在所有线索已断的情况下,破案指挥部下定决心,从秘密侦破转向公开发动群众。
  
  1959年12月20日,涵江更加沸腾了,涵江人民公社召开全社干部动员大会,各企事业单位、居委会、学校、工厂也相继召开动员大会,号召大家搜查、寻找、反映一切与案情有关的蛛丝马迹。一时间,街头巷尾、茶余饭后,“军用文件失窃”成为人们议论的话题。
  
  在发动群众提供线索的同时,破案指挥部还是把重点放在码头附近的河沟里。莆田县政府调来5辆消防车,两部抽水机和2000公斤汽油。涵江人民公社调集了全社100多架龙骨水车、300多只戽桶,借用了2000担水桶和3000个脸盆,号召7000多警民参加排水战斗。各学校动员学生利用放学时间,沿途注意捡拾丢失的纸张,加上学生这支庞大的队伍,参加破案人员达万人之众,。
  
  12月20日下午,破案指挥部在涵江保尾汽船站筑起拦河大坝,堵住上游的水源。然后,在下游出口处安上了尼龙网。当日午夜,开始打开水闸放水。与此同时,一场规模巨大的群众性排水战斗也打响了。几千名干部、职工、民兵、群众和学生,有的挑、有的端、有的提、有的抬,穿行如梭,川流不息。经过5天5夜的突击,800米长的河道终于被人工淘干了。
  
  为了确保机密文件的安全,破案指挥部经过严格审查,挑选了200名出身贫穷、表现积极、思想进步的公安干警和基干民兵下河搜寻文件。200人搜索队摆成200米长的一路横队,每人负责1米,从西岸向东岸慢慢搜索,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一个小时后,搜索人员终于在河岸边的淤泥中找到了几份字迹尚清楚的打印件,确认为空军丢失的机密文件。顿时,两岸一片欢腾。随后,干警们又在涵江保尾的桥头找到几份密件,从而证实了机密文件确系盗窃犯塞进河沟旁的石缝里,可能因汽船来来往往,波浪将密件冲掉在河中。破案指挥部的军地领导、公安干警和涵江公社的干部群众,上上下下终于放下了悬了好几天的心。
  
  12月28日傍晚,空军专案组、地方党政领导和公安干警负责人召开联席会议,会议根据整个案情的发展脉络,定性为一般经济盗窃案,其他机密文件虽然没有找到,估计不会造成失密,认为此案可以结案。会后,破案指挥部将结案报告用电文报送中央军委、空军司令部。当晚,福建前线空军司令部送来了锦旗和酒,并委托破案指挥部在涵江公安分局举行盛大庆功会,慰问参加破案的地方各级领导、公安干警和当地干部群众。福建空军司令部还派来电影放映队进行现场慰问。
  
  正当公安干警和干部群众沉醉在庆功喜悦之时,中央军委、空军司令部一纸电报飞来:“希再接再厉,找到全部密件”。福建省公安厅也打来电话,告诫专案组人员,要力争全案侦破。电影放映立即结束,庆功大会变成战斗动员会,公安干警刚刚松弛的神经又紧绷起来。“为了祖国利益,我们要把整条河淘干!”公安干警和干部群众的豪言壮语掷地有声。
  
  破案指挥部权衡利弊,决定在离次拦水坝下游的2000米处,再筑起第二道拦水大坝,几乎将流经涵江镇区的河段全部拦截其中。原有的抽水机、消防车、龙骨水车、水桶、脸盆及参加排水的人员不但没有减少,而且不断增加。
  
  人多力量大,整整8天8夜,数十万方水硬被人工抽干了。1960年1月6日上午,300名公安干警和基干民兵又下河摸“密”。经过半天的搜索,公安干警们在涵江宫下荔枝埕附近相继找到几份文件。当天下午,公安干警又在望江桥前的河滩附近找到几份密件。失窃文件找到后,空军司令部技侦部门和公安部技术部门对其进行了认真鉴别,并结合福建前线近期的敌情动态,向中央军委递交了结论报告:绝密件没有泄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盗窃军用航空包的犯罪嫌疑人谢天富受到法律的应有制裁,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两位丢失机密文件的空军军官及其所在部队首长也因严重失职而受到处分。涵江公安分局干警们还妥善处理了破案期间相关的事宜,特别是对在破案过程中被怀疑和被打扰的人家,一一登门表示道歉。
  
  轰动一时的机密文件失窃案在军队保卫人员、地方公安干警、干部职工、学生群众的共同努力下,终于胜利告破。尽管机密文件失窃案没有造成重大失密事故,但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教训是深刻的。铁的事实又一次证明,遵守保密规定,按照保密程序传递文件是何等重要!
  
淮安治疗牛皮癣哪家专科医院好
萍乡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扬州哪家治牛皮癣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