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江南小说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旁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07:07 编辑:笔名

一  樱花开的季节,据说就是四月了。  这样的季节,江南还有些许的寒意,路上的行人也都没有脱去棉袄。韩伟在大街上游荡的时候,也是穿了件羽绒服的。  这天是清明节,全国的法定假日,什么单位都会放假;自然,也包括韩伟的公司。  韩伟是一家皮鞋加工厂的工人,实实在在的蓝领。领着不高的工资,吃着简单的饭菜,做着车子梦,住在廉价租来的房子里,消磨时光。  用一句话来说:活着绰绰有余,死去却没人记得。  韩伟本人脾性不太好,没什么人愿意和他做朋友,所有的伴只有烟,、酒和老乡。在这个城市里,他确实很孤单。  他和一个老乡租在一间房间里。这天是好不容易盼来的假日,韩伟本来打算在寝室里睡一个整日的,晚上再到处玩去。但老乡女朋友不知哪个筋搭错了——韩伟是这么认为的,竟然一大早就跑到他们住处去。韩伟虽然心里很恼火,但还是知趣地走了。  “去你妈的!”韩伟在出门的时候,还是骂了句。  二  四月的大街上,对于韩伟来说,毫无吸引力,因为天气还不够热,女性们还裹得比较严实。他有心去看,却往往无功而返。  不过,逛着逛着,韩伟却走了把“狗屎运”。  在他前面,大概10米这样子,就有个女人,长得还不错,主要穿得很露。对于韩伟这样的人来说,这样的女人虽然在心里下意识地被划入到那种女人范围内,口里却还是咽了几口水。  韩伟一直是一个单身,虽然他已经30。不仅因为他收入低,也因为他矮,并且丑。  也不知是不是韩伟的表现太过明显了,那个女人竟然朝韩伟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直把韩伟的鼻血而引了出来。韩伟察觉到有热乎乎的东西从鼻子流出来,慌张地用手背一抹,手背上竟然是猩红的血。韩伟霎时有点蒙。  待韩伟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后,那个女人已经走远了,起码已经不在他的视线呢。韩伟想,他是个妞,然后,他就可以占有了。  三  那个女人虽然没有跟韩伟有任何的交集,但是韩伟的脑子里整天都是那个女人的身影,各种姿态。韩伟走着走着,就逛进了一间女性用品店,当他看见货架上的一些东西,就又羞红着脸跑了出来。  这一天,韩伟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去了,甚至于,没有到网吧去打一盘玩的游戏。  令韩伟吃惊的是,他走到出租屋门前的时候,老乡的女朋友似乎还没走。门是锁的,但是房间里传来的一声声音还是让韩伟血脉喷张。韩伟突然觉得里面的两人该死,房东也该死,活着的是自己,而那个刚刚街上碰见的女人任由他摆布。  这个时候,本应是韩伟大发雷霆的时候,但是,一个女人上楼的声音传来,眼看就要从他身边经过。  他们住在三楼。门,就在楼梯的转角处。  果然,不一会儿,一个女人出现在韩伟的视线内。巧合的是,正是韩伟在街上看见的女人。更巧合的是,那个女人竟然就住在对面,而韩伟一直没发现。  正在韩伟诧异的时候,房东跑了上来。和韩伟简单地打了招呼后,就和那个女人说着话去了。从谈话的内容里,韩伟知道,这个女人好像本来是住这里的,只是很久没回来,没有钥匙。  韩伟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从来没见过。毕竟他们来到这里,不过三个月。  这个时候,韩伟自己房间里的那声音还没停息。房东有些尴尬地笑了,赶忙掏出钥匙去开那个女人租的房子。那个女人面无表情,就像全然不觉的样子。韩伟越听心越燥,就像扑到前面的女子,一顿乱啃。  就在这紧迫的时刻,房东把门打开了,让那个女人进去。那个女人看着韩伟,犹豫了下,示意他和她一起进去。韩伟没有拒绝,而且,也不知道怎么拒绝。  进了房间,把门关上,音量总算小了。房东嬉笑着脸和那个女人说话,就像那个女人是她老妈子一样。韩伟闲得无聊,就打量起这间房子来。  “旧。”韩伟的心里冒出这么个年头。虽然他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是这房子的一切,无论是布局,还是里面的装饰,甚至是一些尚存的家具,都是很古旧的东西。打量着打量着,韩伟就像入了冰窖,不由打了个寒战,鸡皮疙瘩也爬了上来。  “你怎么了?”不知何时,房东已经走了,只剩下那个女人,就站在韩伟的旁边,一脸地看着他。  韩伟一听,全身剧烈地抖了一下,显是受惊不小。过了一会,韩伟才嗫嚅着说:“我没事。”  韩伟是不可能将内心的害怕说给这个女人听的,太没男子汉气概了。  但是,女人似乎认定韩伟有事,不断地像韩伟靠近。韩伟越加害怕,不知不觉就退到了墙壁处。无路可走,韩伟只能目光躲闪地看着向他靠近的女子,心跳急剧加速。  不需要过多的推动,韩伟就尝到了美妙的滋味。那个女人果然是一个妞,主动吻上了他。但是,韩伟只是一个没尝多少个中滋味的人,唯有被动地迎合。  ……  当天夜晚,对于韩伟来说,是一个很美妙的夜晚。这样美妙的感觉一直持续到韩伟深深地入眠。  韩伟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将自己的老乡砍死,将他老乡的女人玩弄手掌间,也是被蹂躏至死。梦里的韩伟看着倒在血泊里的老乡,看着那个可怜的跟了老乡的女人,丝毫不觉得自己变态。倒是一种快感不断地冲击着他的神经。就在这时,那个女人,与她缠绵一晚上的女人,在远处朝她阴测测地笑,那笑就像千年一样的冰一般寒冷。接着,那个女人的眼角流血,面目狰狞……  没由着韩伟继续想下去,他就惊醒了,也许是梦的恐怖。但是,让他惊讶的是,房子里冲进来一群人,动作利索,脚步声都十分悦耳。  那些人是警察,韩伟一直敬畏的存在。  没等韩伟询问,他就被警察戴上了手铐。韩伟还在迷迷糊糊。在被押解出房间的时候,韩伟才发现地上有一滩血,血里躺着三个人:老乡,老乡的女人,那个女人。  这一刻,韩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其实,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四  住宅里发生命案,整栋楼房都没人敢租了。房东无奈,只得降低价格,才有人愿意住进来。其中一个就是我。  我是一个老刑警了。其实,也不算老,才35岁。只是经历得多了,见多了生死,才觉得自己苍老。  一个星期前,这栋住宅发生了一起命案,局里喊我负责侦破。大家觉得这次局里太照顾我了,毕竟这案子根本不需要破。据现场的勘察结果,房间再无其他人出现的痕迹,而且门也反锁。并且,从一切痕迹来看,死者并非自杀。由此,嫌疑犯只能是屋子里的生还者了。  那个生还者叫韩伟。我见过他几次,在审讯的时候。无论我问什么问题,他都缄默不语,既不否认,也不承认。以我的经验,我猜测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眼里并没有那种杀人犯的戾气。只是,凶手不是韩伟,难道另有隐情?  我不是一个十分出色的警察,但是,却可以负责任地说,我很尽职。  所以我没有草草结案,而是选择来这里住着,暗中调查一下。  五  我住在了韩伟杀人的房间,并不是他和老乡租的房间。  我之所以选择住这里,不是因为这里是现场,方便搜寻蛛丝马迹,只是因为,这里曾经是我的家,只是后来搬走了。  这起命案里的一个死者,就是我的妻子。就是她在那一个早上报的案。但是在我火速赶过去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  在看到她尸体的那一刻,我很愤怒,几乎就想直接上去将那个刚刚醒来的男子毙了。但是终理智让我平息了下来。  我和妻子十年前结婚。我不清楚结婚前她遇见了什么事,问她也不说,但是她精神极不稳定。但是,我喜欢她,愿意接受她的一切和她厮守一辈子。我的父母坚决反对。,我们就私自结了婚,定居到了这间出租屋子。结婚那天,只有我俩。  婚后的生活很美好,也很幸福。她的脸上常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精神也稳定了许多。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一天,她从外面回来后,突然发疯了,拿起刀就往自己身上砍。那天我刚好在家,阻止了她。只是,她的症状没有缓解,去了精神病院。而我,就一直住在宿舍。  这一去,就是五年。  五年里,我常常去看她,去陪她。她看着我,有时候会笑,有时候又会歇斯底里地闹,有时候会一动不动,又时候又狂性打发。难受是她的,痛却是我的。  前阵子,我到外地出差,精神病院的医生告诉我,她近来好多,可以接她出来。她的一切事宜依旧由我来负责。  我匆匆处理完公事,就往回赶。但到了精神病院,却被告知,她自己逃出来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心下很沮丧,只得到处找她。没料到的是,我第二天就有了她的消息,却是一个死讯。那一刻,我很愧疚,心,在淌着血。  六  这一刻重新坐在曾经的家里,我的心里郁郁寡欢。房间里的一切还和以前一样,全然没变。一切的一切古旧得让人背脊冒汗。但是,她喜欢旧的东西,喜欢在家里摆上;我爱她,自然一切都愿意去满足她。  我点起一根烟,劈拍劈拍地抽着,黑暗中只有火光在躁动着。我没有开灯。这一刻,灯光就像身上的肿瘤,让我厌恶至极。  我就想在黑暗里品尝孤独,终看到她从夜色里向我走过来,对我嫣然一笑。  终,她也没有来,倒是一个同事从门外走了进来,顺手开了灯。那一刻,我才发现,我竟然没有关门。  “老陈,在想嫂子了?”同事和我说,语气很关切。事实上,在局里,我和他关系。  “嗯。”我轻轻地点头,给他递了一根烟。  “这是局里传达室刚刚送过来的一份快递,是给你的。你不在局里,我就料到在这里了,所以给你送过来。”同事说着就给我递过来一个包裹。  包裹不大不厚,就像里面包着一本书。我看了看署名,没发现异常,就直接打开了。里面包裹得也算严实,我拆了一层又一层才拿出里面的东西。那是一个笔记本。  笔记本很景美,封面是典型的西方古典风格。而吸引人眼球的是,封面处一个篆体字“睿”——那是她的名字。所以,那一刹那,我的手抖了一下,我已经知道,这个本子是她寄给我的。追求她的时候,我就送了这么个本子给她。里面写满了我给她的情书。  我打开了笔记本,映入眼帘的是尚在青涩年代的自己娟秀的字迹。看着看着,里面写着的东西就让我留下了眼泪。旁边的同事很配合地没有出声安慰。我就这样动情地看着,直到翻到了一页。  一页是她写的。同样是娟秀的字迹。所写的东西日期的跨度却非常大,早是五年前,近是前几天她从精神病院后。而叙写的内容,也很是零碎。  这一部分内容我看得很慢,很慢,并且,心,更痛,更痛。直到看完一个标点,我的眼角再次滚出一颗滚烫的泪珠,心里对于她的爱,刹那爆发。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所有,她的精神异常,以及,近这几场命案的原因。  七  两天后,我终结了案,确认韩伟就是凶手。许多人虽然对于我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有些不适应,却也是毫无异议。  看着韩伟终被押至法院接受审判的时候,我不由露出了阴冷的笑容:“活该!”  终韩伟被判决了死性,立即执行。在枪决之后,我来到睿的面前,看着她墓碑上笑颜如花的样子,心下开心。  其实,那一天在看完日记后我就知道,那两个人是睿杀的,而睿,是自杀的。  睿为什么杀他们?因为在睿16岁的时候,韩伟和他的老乡侵害了她,但终究年纪尚小,不了了之。这在睿的记忆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以至于经常间歇性的发疯。五年前再次遇见,给睿严重的刺激,终让她彻底崩溃,只能住进精神病院。只是梦魇依旧在,经不住折磨的睿终逃了出去,又在偶然间遇见了韩伟和他老乡。一番刺激下,便报复了。  ……  我知道这一切,终还是将韩伟送上了邢台。我和睿一样恨他们,甚至更恨,他们唯有死,我才解恨。只是,警察是我一辈子骄傲的职业,如今,我却玷污它。而一想到睿生着受折磨,死了还孤单,眼角便不由湿润。,我将那一束用纸折叠的淡菊放在碑前,拿起手枪,对着脑袋,扣动了扳机…… 共 44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不射精症病症到底有着怎样的形成因素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的专科研究院

上一篇:黑奴的自白

下一篇:电热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