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巫师,起源 第一百八十三章:山顶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6:34 编辑:笔名

巫师,起源 第一百八十三章:山顶

这一路可以说是火花带闪电。

两人硬生生的用一双肉脚跑出了小汽车的速度,靠的近些,你甚至可以听见一点空气的摩擦声。

他们都用上了最快的跑步速度,还使用了全力的魔法辅助,身体带着惯性冲刺,当超过了某一速度之后,跑步变得轻松了很多。

为了节约时间,他们除了全速奔跑之外,还专门直线飞行了一段距离,一切都是为了按照原计划在中午之前抵达,嗯,在半小时前制订的“原计划”,他们也的确有能力完成这一目标。

当他们的脚掌踏在青石路面上之后再松开,你还可以看见一个清晰的脚印,那是巨力直接传递到石头路上的结果,以吨为基本单位计算,他们能够正常使用的力气能够达到两吨,也就是说,他们随时都可以举起两吨以下的石头,打出两吨重的拳,诸如此类的,都可以凭借超人之躯轻松完成,不过那些脚印很快就全部消失了。

当你将目光放到二人的脚面之下,再开个慢镜头,你就可以看到:他们脚下的路面,在他们的脚掌挪开之后的一瞬间,凹陷的痕迹在魔法作用下恢复了,两位巫师都很小心的注意控制,尽力不破坏公共设施,这个举措也侧面证明了他们是很有公德心的。

当他们终于到达山顶,太阳光从头顶上方的云层漏洞里露出来,晒在身上能够感觉到一丝暖意,空气非常的寒冷,不过以两人的体质气温稍微低一些算不得什么,而且这一缕的阳光转瞬即,被乌云遮挡住。

这就是山顶,映入眼帘的,只有一大片的石头和风化变脆的石头渣子,但这里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机,比如,两棵异界版本的松树,它们扎根在石头缝隙里,粗壮而发达的根系在树的四周蔓延,看样子,不是那些岩石缝隙为树提供生存的居所,而是树制造了那些缝隙,为了生存下去,它的策略令人惊叹。

除此之外,为了更彻底的掠夺各项资源,它还展开了气根,并且当主干死了,其他的气根还会独立发展为一个个体,只是在这里,水无法供应给那么多树,基本上,那么多气根中最后只有一根可以重头再来。

所以这就形成了一个美妙的循环,荒凉的山顶石头上,永远的生长着两棵松树,也许位置会发生一些变化,但是总量不变,一棵不多,一棵不少。

两棵松树还算是比较有名的,两人曾经都听说过,但直到今天来才第一次看见。

再抬头往上看,天空中划过了两只山鹰,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一直在阿尔伯特和塞西莉娅头顶上方盘旋,似乎是在观察他们,还在不断的发出尖啸声。

两人还需要休息一下,阿尔伯特正在剧烈的喘息,就算是他们的身体,长时间极速奔袭消耗掉的体能也为数不少。

她的喘息更猛烈一点,女性因为种种原因体质比男性要弱,这是进化决定的,从原始人时代开始,男女社会分工就已经存在了,男人去打猎,女人去采摘果实,两种行为对身体的要求完全不同,更何况他是专门锻炼过的,而她只是凭借超凡体质硬生生的学会了合理利用体能的方法。

阿尔伯特走到了悬崖边向下张望,云雾很浓,但是悬崖边上的雾要薄很多,他能够很轻松的看见崖底,同时也是这个大峡谷的最底部到底有什么,那是一条大江,大江两边,应该是森林树木,两人所在的位置很高,就算是职业者从这样高的地方掉下去没有缓冲也会很干脆的粉身碎骨。

每个人都有恐高症,具体程度视个人情况而定,而他们两个,都已经初步克服了恐高,从学会飞翔开始,恐高的天性就已经消失了,至少消失了大半。

站在悬崖边向下看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多恐怖,至少他不怕。

塞德拉斯比地球大上几倍,连带着气象变化,地壳板块运动,还有很多东西都被放大了,呈现在两人面前的峡谷就是个例子,它比地球上最深的峡谷还要深千米以上,看上去很壮观。

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吃午饭,然后做个热身。

这一天的午餐非常简单,就是些面包,份量还算是很足,能吃饱,没有任何其他配菜。

热身更简单,他们朝空气打了两拳就觉得差不多了。

“我最后问一下。”他活动了一下双手,“你真的准备好了吗?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真是挺刺激的。”“你都问了不晓得多少次了,我当然准备好了,我也没感觉有多紧张。”“好,等玩儿过一回之后咱们继续前进,这能顺道让我们节约不少的魔力和时间,另外。”

阿尔伯特指了指那根尾巴:“下次说自己不害怕的时候记得把这些零件收起来,你炸毛了,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的情绪完全无法掩饰。”

“啊!”惊呼一声,自己理顺,她再次点了点头,“我准备好了。”

“别忘了耳朵,炸毛炸的挺明显的。”

继续理毛中。

“毛是理顺了,但是你的尾巴还是在抖啊。”“我说,你就不能一次说清楚吗?这么逗我很有意思?!”“额。。。”他低下头略一思考,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是挺有意思的。”

“好,让我们看看这个悬崖到底有多深。”生硬的转变话题,他在崖边蹲下,身边,凝聚的符文和魔力控制着碎石渣集结,变成了一个足球大小的石头,被他扔了下去,石头下落,全过程足有十几秒钟,两人的目光注视着石头冲进云雾,然后又过了两秒钟才听见微弱的敲击声响起。

“我们还是走路吧,怎么样?”干笑一声,浑身再次炸毛,塞西莉娅提议道,“我已经有点后悔了。”

听见那句话,起身,轻呼一口气。

“知道吗老婆。”他露出了诡异的微笑,给了她一个拥抱,然后牵住了她的手,“我现在脑子里只有一句话。”“什,什么?”她莫名的感到些许不安。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

下一刻,他拉着她,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自万丈悬崖之上纵身一跃。

塞西莉娅发出了她十年间的第一次尖叫,在峡谷中回荡。

“啊啊啊!!!——————”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看病好不好
成都九龙医院电话
安顺治疗癫痫哪里好
贵阳看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深圳男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