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月时计 第二十二话 离队者

发布时间:2020-01-10 09:05:54 编辑:笔名

月时计 第二十二话 离队者

“可恶,那个死老头还没回来吗!”零看着校长室上那块“人不在,有事留言”的牌子,只好无奈地回去了。

“哎,你们两个还没走?”回去的路上,零再次碰到了卡尔和阿勒斯。

“嗯,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做。你这是去了校长室?”阿勒斯问道。

“你怎么知道?”另有些惊讶,记得自己从来没有说过要去干什么。

“自从辛德勒校长被国王召见到现在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了,可能有什么重要事情在外面耽搁了吧,就算没有要事在身,身为校长也不必非得在学院里呆上一个暑假,可能是去哪里度假了也说不定,建议你还是开学再来找吧。”阿勒斯面带无奈地给零指了条路。

“不是吧?那可是非常紧急的报告啊,事关人命。除了辛德勒校长,我们实在想不到有谁可以帮我们向王宫转达这个消息了。”零有些不甘和沮丧。

“这样啊。”阿勒斯微微一笑,“或许我们可以帮得上一些忙。”

“真的?”

“如果只是传达信息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我们总得知道这份情报值不值得转达给那些有当权者吧。”

“那,我回去跟艾雪她们商量一下。如果可以的话,请告诉我你们的联络方式。”零不敢贸然行动,但又不打算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两人背后的势力真的足够大,这对雪风团的众人以后的发展也有着极大的好处。或许自己和艾克艾雪兄妹要跑遍整个大陆去寻找他们父母的踪迹,可莉娜卡莲基修他们不同,如果这个阿勒斯是个好靠山的话……

“没问题,我们等你。直接到学生公寓三层,应该就可以找到我们的房间了,恭候大驾。”阿勒斯随后便将一张纸条塞给了零。

零接过纸条,上面是用看起来很高档的材料以炼金术中的缩印术印刷在上面的详细地址和门牌号等信息,似乎是像名片一样的东西,但又比那个亲切一些。

“那我就不客气了。”零随意地将纸条揣进兜里,奔跑着离去了。

“卡尔,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能成为我们的伙伴。”

“我只要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就好了。”

“不,一个人的强大不是真正的强大,再伟大的高手也终究抵挡不住各路高手的围攻。过于优越的环境让你忘记了周遭的危险,利贝尔王国没有宁月帝国那样惨烈的竞争,所以你体会不到,一个充满智慧的领导者,要比只懂蛮力的武者强大许多。或许你还觉得降临到你的头上还需要数十年的时光,但我有预感,这个时刻恐怕要来的早得多。”

“喂,你的发言可足以治罪了啊,表哥。”

“你会治我的罪吗?”

“不会。”

“这不就得了。去找莱茵老师吧。”阿勒斯搭住卡尔的肩膀,两人就这么向办公楼走去。

然而,就在零回到宿舍的那一刻

,惊人的一幕正在上演着――

“喂,出什么事了?”零突然发现艾雪正在和雷欧纳德还有伊卡洛斯对峙着,氛围相当的紧张,便连忙跑了过去,站在艾雪的旁边。

“我说,我们想要离开雪风佣兵团,离开科勒斯学院。”雷欧纳德侧过脸,不耐烦地说道。

“为什么?”零先是一惊,当她看向艾雪时却发现艾雪的脸上有个很复杂的表情。

要说为什么的话,不是前些天才大家一起发誓,要留在这里,坚守雪风团的立场,为了追查罗尔丝势力而不断探索的吗。这才过了多久,就有人打算违背约定?

有这么打脸的吗!雷!欧!纳!德!!

怒火在零的心中燃烧着,身随心动,此刻的零只有一个念头:

咚!

沉重的声音在雷欧纳德的脸上响起,雷欧纳德鼻梁骨塌陷,鼻血横流,这一击显然不是3级武者的力道所能达到的水准,哪怕是在雷欧纳德毫无防备的状态下。零自己也有所察觉,似乎,时间延缓的能力,在刚才的一击中发挥了作用,那一拳的威力被放大了256倍!但零的心中依旧没有一丝怜悯,所谓的“叛徒”就应当付出相应的代价,承受足够的惩罚。

雷欧纳德满不在乎地抹掉鼻血,尽管骨折带来的疼痛是难以忍受的,但他也知道,自己决定离队这件事情对艾雪和零有多大的打击。

“不!不是这样的!”伊卡洛斯占到了雷欧纳德前面,“不要把矛头指向雷,一切都是我先挑起的。除了我和雷,大家都是利贝尔王国的人民,同情那些枉死于实验的孩子,也对拿不人道的实验表示愤慨和谴责,更是为了正义和利贝尔人民的安全,要将罗尔丝及其背后势力一打尽。可对于我来说,是不同的。”

伊卡洛斯的眼眶里噙着泪水,“那些孩子,都是我宁月帝国的子民啊~~~~我身为宁月帝国的公主,又怎能――只顾自己逍遥自在,而放弃坚守在帝国故土的人民呢。自打从第二次从帝都逃出以来,我的内心一直都在纠结,我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对是错,我是否应该回去。哪怕我什么都做不到,仅仅普通的出行也需要有人保护,但这份心意是必须传达的。”

“难怪在联邦的一路上,你都没怎么说过话。”艾雪低下了头,之前她完全不知道伊卡洛斯的心情,只是一味的在心中怪罪着两人。

“雷察觉到了我的心情,来找我谈,为了不让自己后悔,我把这些天来所有想到的东西全盘托出,雷就带着我来找艾雪了。但这一切都因我而起,如果要怪罪雷,那也请让我为他分担这一份罪责吧。”伊卡洛斯双臂展开,呼吸也有些不均匀,作为深居简出、不善言语的大小姐,能以如此急促的语气一口气说上这么多,也真难为她了。

“对不起。”零的心中依旧无法彻底原谅这两人,不过她也清楚,罗尔丝的罪行让帝国的人民遭受了重大的损失,倘若放任他继续下去,首先出现问题的可能就是宁月帝国。铁狼事件则是在联邦境内,战火尚未波及到利贝尔王国。

“离开科勒斯学院一事,我支持你们。但脱离雪风团不行,因为――”艾雪深吸了一口气,“无论如何――我们都是并肩作战过的伙伴,哪怕你们走后几年不再相见。等到需要的时候,我们还依然能够聚在一起,你们虽然离开了利贝尔,但要知道利贝尔王国有一群永远支持着你们的人。”说着,艾雪伸出了右手。

“好吧,一言为定。”雷欧纳德和伊卡洛斯把右手和艾雪的搭在一起,“我们也不打算跟其他人告别了,代我们向他们问声好吧。”

说罢,两人转身离去。

看着两人渐渐消失的背景,以及艾雪挺直的身躯,强忍着没有哭泣的表情。

零感觉到了――

有什么,在改变着――

有什么,在成长着――

不变的只是羁绊――也说不定……

――――――――――第七卷终――――――――――

长春公立银屑病医院好
北京丰益医院地址在哪
杭州重点牛皮癣医院
成都儿童牛皮癣医院
岳阳治疗宫颈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