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超战兵王第197章贵族吕绝和美人诗经

发布时间:2020-05-22 09:37:02 编辑:笔名

超战兵王 第197章 贵族吕绝和美人诗经

“砰!”

和苑的门再次被人撞开。

精神高度紧绷的众人,一听到声响,就弹了起来。

“嗯?”蔡善从鼻孔中喷出粉丝,哦,不,是燕窝,指着人模狗样的吕绝,惊叫道:“是你!”

林洛腼腆一笑道:“我朋友!”

“靠,你们这么快就成朋友了?”蔡善脖子一梗道:“他可是你情敌。”

陆钧瑶看着撞进来的吕绝,睫毛轻轻一颤,明媚动人的眸子迷人一弯。

再一弯。

弯成月牙状。

小粉拳攥得紧紧的。

身体不由自主就颤动起来。

“林洛把公子哥哥都叫来了,咯咯,看来,今晚有得玩了。”陆钧瑶心花怒放道。

蔡善一看陆钧瑶双眼带电的样子,顿时急了。

“陆钧瑶,你这什么意思?可不能见异思迁啊!”

“蔡善,吃你的粉丝!”陆钧瑶小嘴一撅,把身前的鲍参鱼翅往他身前一推道:“这份也是你的。”

蔡善看着还没解决了两份佛跳墙,三盘凤求凰,脑袋摇得像拨浪鼓道:“不要了、不要了,吃不下了!”

这会儿,除了蔡善还在拼命奋战,其他人早已停下了碗筷。

“帅哥,你吃饭了吗?”花痴女蒋乐,满脸花痴状,就要上前接待吕绝。

不料,一位服务员已经跟着吕绝的脚步走了进来。

“小妹妹。”吕绝看着起身的蒋乐,露出招牌式笑容,声音迷人道:“不用这么热情,我自己能解决。”

林洛看着优雅迷人的吕绝,点点头,心中赞叹道:“不愧是三代贵族培育出来的公子,举手投足,都贵气十足。”

他也不过去,坐在椅上,任由着吕绝如同主人般指点江山。

吕绝也没令林洛失望。

劝退了热情迎上来的蒋乐,他便旁若无人走到仅剩的一张偌大空桌前,一屁股坐下。

“来!”吕绝对服务员勾了勾手。

也不看菜谱,带着慵懒迷人的微笑,说道:“来份你们这里最好的牛排,五分熟、一份鹅肝酱、一份芝士拼盘、一碗意大利面……”

胡吃海喝的蔡善,听着吕绝简单的西式菜谱,顿时忍不住了,抹了下油腻的嘴,连忙插话道:“哥们,你这也太不敢点了吧!都点的什么啊?这里5888保底,还远着呢。”

一旁的林洛,听到蔡善的话,差点笑出声来。

图样图森破。

蔡善啊,你太年轻了。

仔细听着,看人家三代人培育出来的贵族,是怎么点餐的。

吕绝抬起头,看了眼蔡善,迷人一笑,收回目光,对服务员道:“再来瓶82年的拉菲。好了,就这些!”

哐当。

蔡善差点一头栽在桌底下。

“8……82年的拉菲……”蔡善扯了扯林洛的衣袖,悄声道:“林洛,82年的拉菲多少钱?”

“六万左右吧。”林洛答道。

蔡善张大嘴,什么燕窝啊、佛跳墙啊、鱼翅啊,都从口中掉了出来。

“六……六万?”蔡善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六万!”林洛迷人一笑。

这才是真正的贵族才有的品味。

吕绝是真正的贵族。

贵族中的贵族。

他祖上三代,都是贵族。

到了他这一代,贵族的血液,早已在血管中流淌。

他举手投足看似放荡不羁,他一言一行看似轻佻浮夸,但骨子里,却有着世间极致的典雅端庄。

林洛喜欢吕绝,就喜欢他这看似放荡不羁的身后,发自内心的骄傲。

他这样的人,也只有同样骄傲到骨子里的林洛才能看得懂。

同样,如此的林洛,也只有公子吕绝能读懂。

否则,这位米国华人圈最骄傲的贵族,怎么会心甘情愿做林洛的手下。

吕绝的贵族气,从不像暴发户一样遇到人就想着怎么爆发出来。

他都是淡淡的,悄无声息的,润物细无声的,由内而外散发。

不刻意。

却比刻意还迅猛,还震撼人心。

譬如,就刚才这番毫不渲染的点菜。

几份简单的西式菜式,再加一瓶红酒。

如此简洁。

却把这份气质推向了顶峰。

“!”蔡善终于回过神,哇哇一叫道:“这才是生活啊!”

真正的生活,不是堆砌各种山珍海味,不是追求穷奢极欲的物质享受。

仅仅,只要那份独有的品质即可。

吕绝这随性而为的举动,瞬间便征服了在场的所有女生。

吕绝看着投来的各种异样的目光,礼貌点了点头。

“哇哦……”蒋乐挽住孟碧婷的手,神情痴迷道:“帅呆了。”

孟碧婷俏脸一红,悄悄瞥了眼侧坐在座椅上,笑容迷人的林洛。

这刻的林洛,笑容迷人,看似邻家男孩,却有着种勾人心魄的邪魅。

在孟碧婷看来,此刻的林洛,才真是帅得如此安宁。吕绝那毫不张扬的贵族气,反而给她一种遥远的距离感。

几分钟后,一位穿着明珠市三十年代复古旗袍的气质美女,推着餐车,再次走了进来。

“先生,您的牛排、鹅肝酱、芝士、意大利面,还有82年的拉菲。”气质女一一为吕绝呈上菜式。

她是贵宾专区的经理,举手投足都优雅至极。

一般的顾客,是不可能惊动她的。

但当她听到这份菜谱时,就决定必须要亲自来前往。

眼前的男子,没有让她失望。

优雅而不优越。

有种沉淀于内心的贵气。

这样一份简洁而不简单的菜谱,可与这相邻几桌的奢华有着天壤之别。

但临桌的这些顾客,却一点也提不起她的兴趣。

林洛感受得到这位穿着讲究的旗袍女,对他们这边众人的淡淡冷漠。

但他并不在意。

自始至终,都笑容清澈。

他和吕绝不同,他从来不是贵族。

他的血液中,或许曾有着不输吕绝、或者更甚吕绝的贵族血统。

但时至今日,流淌的只是十八年来,在青山绿水中,自发养成的浩然之气。

他从不屑于卑微的身世,从不缅怀于往昔的盛世。

他来到这个世界,只有一个目的。

敲碎这个世界一切关于世俗、门第的规则。

然后,重新回炉,铸出一片朗朗乾坤。

师傅梁容樵虽然从没深入谈过他的父母亲,但他很早却就清楚,父亲当年入燕京,舍弃林家盛世荣华,最终却还是没换来燕京那个世家的认可。

父亲,就是被这个门第的枷锁禁锢。

而他,一出生,就遭受了杀身之祸。

想一想,有着“明珠王”称号的父亲,都得不到那个世家的认同。

这个世家,该何等的恐怖。

所以,林洛骨子里,与生俱来就有种要和这门第、世俗誓不两立的决心。

林洛安详宁静的笑容,终于引起了这位叫诗经的女子的注意。

她黛眉微蹙,凝着浓而不化的淡漠,朝林洛望了过来。

她的目光,和林洛投来的目光相接。

一触之下,不由眉头一皱。

轻佻。

她感受到了林洛目光中的轻佻。

她淡漠的脸,又冷了一分。

不由目光一凝,有几分温怒地凝了过去。

但蓦然发现,林洛这轻佻神情更甚。

今晚这和苑不太平,她是知道的。

但再大的风浪都见过的她,对这种不太平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直到这刻,感受到林洛这眸子中,含着的一抹诡异邪魅的笑意,她才突然身体一颤,有种不安宁的情绪冒了出来。

“怎么回事?”诗经心中一惊,暗忖道:“我怎么有种心绪不宁的感觉?”

她幡然醒悟。

她盛情招待的吕绝,不是她要找的目标。

这位始终含着笑,看似轻佻,却令人不寒而栗的清秀青年,才是她这次要找的正主。

她迷人的小嘴,轻轻颤抖了一下。

然后,艰难迈出步子,优雅迷人朝林洛走来。

“哇,林洛你看……”蔡善流着哈喇子道:“她朝我走过来了。”

林洛轻笑出声道:“你敢约么?费用我全包!”

“真的?”蔡善两眼冒精光。

却又瞬间泄了气道:“得,这一看就不是钱的问题。”

诗经听着林洛肆无忌惮的戏弄,内心立即燃起了愤怒的火焰。

但她深知事情的严重性,生生压住了自己的怒火。

“先生,您好!”诗经优雅站在林洛身前,一对有如鹭鸶般纤细迷人的长腿,伫立在林洛眼前。

“您好!”林洛迷人一笑,站起身,伸出了手。

“嗯?”诗经黛眉微蹙,看着迷人微笑的林洛,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伸出了手。

她的手冰清玉洁,有如凝脂般嫩滑。

纤纤玉指修长而白皙,仅看一眼,就让人陶醉。

林洛没有丝毫迟疑,伸了过去。

然后,并没有想象中不堪的举动,而只是蜻蜓点水碰了一下,然后缩回。

“今晚的事,你做不了主!”林洛看着有些惊诧的诗经,语气淡淡,正声道:“去请金先生。”

轰!

诗经闻之一震。

再看林洛时,才发觉林洛高深莫测,如渊如域。

她都不知道怎么走出和苑的。

只知道,出了门,她那对鹭鸶玉腿,还在不由自主轻轻颤抖着。

“金总。”诗经拨通金鸿儒的,声音微颤道:“鸿艺会出大事了!”

“诗经理……”从未见识过诗经如此魂不守舍的金鸿儒,眉头一抖,语气森然道:“鸿艺会出什么事了?你慢慢说!”

于是,诗经把整个事件的经过详细描写了一遍。

包括汪先生被打,名誉会员程国器的千金程琳被羞辱的事,都详细说了遍。

“什么?”金鸿儒听完诗经的描述后,勃然大怒道:“什么人敢在我金鸿儒的地盘撒野,活腻了!我这就过来!”

贵州治疗妇科方法
武汉博仕医院康建物
宝宝健脾的食疗
漳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荆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株洲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宝鸡治疗白斑病费用
南充治疗白癫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