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战血凌天 第四百四十二章 雪鹰!

发布时间:2020-01-16 13:57:29 编辑:笔名

战血凌天 第四百四十二章 雪鹰!

姬家众人来到了一处极为别致的xiǎo院,几人来到厅内,那带路的人便告辞离去,姬风便问道“外公,您刚才説的鬼眼刀皇是什么人物?”。

姬尊元易闻言冷笑一声,笑声中透着一股不屑,似乎是在嘲笑姬风没有见识一般,姬青鹤不以为忤开口道“鬼眼刀皇是中州当中极为有名的一名散修,实力已经达到了天地一体的巅峰,一柄煞血狂刀威震中州,更值得一提的便是他的一双鬼眼,那是一种后天瞳术,威力也十分惊人,那雪鹰便是他的唯一的弟子,天资过人,进境极快,倒也没有堕了他师尊的威名。”。

姬风説道“后天瞳术!”姬风拥有先天之瞳,也就是他的破妄之瞳,同时也见过姜天的万化魔瞳,其他的他便没有再见过,这一次他听到了一种后天瞳术,便感起了兴趣。

姬尊元易呵呵一笑説道“姬风,不管你以前是来自什么地方,现在你已经回到了姬家,有些东西你还是多学学,别到了外面给姬家丢脸,连后天瞳术都没有见过,那岂不是让人笑话!”。

姬尊元易几次三番语言相激则是让姬风没了耐心,冷笑一声看向姬尊元易説道“呵呵,我是没见过后天瞳术,这么説元易表哥精通后天瞳术了?”

姬尊元易冷哼一声説道“后天瞳术姬家便有,只不过对我来説用处不大,没有修习罢了!”。

“那就是説,你并不会了?”姬风再次问道。

“是又如何?难道你生活在那蛮荒之地也精通那后天瞳术?简直是笑话!”

説到这,眼神一寒,一抹光华自姬风眼神当中流转,这一眼让姬尊元易心神一颤,姬风接着説道“这倒不是,只不过我拥有的是先天瞳术,那后天瞳术对我来説用处不大。”。

姬风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震,有些吃惊的看着姬风,姬尊元易被姬风的破妄之瞳看了一眼,让他的感觉很真实,但也是嘴上不输阵説道“先天瞳术是何等难得,可谓是百万中而无一,你説你有你就有?”。

姬风微微一笑説道“表哥近段时间修炼的强度很大,似乎有diǎn急躁,你的左边第三根肋骨处应该时常隐隐作痛吧!”。

姬尊元易闻言,脸色一僵,左手不由自主的按到了那个位置,然而其他人也是一脸的迷惑,姬风继续説道“你筋脉的强度不错,但是这段时间应该是强行修炼了一门强大的武技,而那里的筋脉则是一处玄气的集结diǎn,你长期强行修炼导致那里的筋脉有些损伤,再加上皇道霸气本就是一种极为霸道的玄气,致使你那里的暗伤更加突出了一diǎn。”。

尊脉的两个长老一脸狐疑的看着姬尊元易,而几尊元易的表情恰恰证实了姬风的説法,姬风呵呵一笑説道“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你只需要缓一缓,这阵子不要强练,多用皇道霸气温养一下筋脉,便不会有什么大碍,但是你如果一直不断的强练的话,时间久了那一出便是你的弱diǎn,只要攻击那里,便会使你的玄气紊乱。”。

姬青鹤在一旁不住的微笑,一张老脸笑的满脸褶子,随即説道“姬风啊,你的先天瞳术怎么没有跟我説,哈哈!好!很好!”。

“那又如何?当日要不是那赢冷心出面,你还不是会被我虐的体无完肤?”姬尊元易无话可説便将先前的事情,也是他一直耿耿于怀的事説了出来。

“呵呵!姬尊元易,你真的以为你就吃定我了吗?实话告诉你,皇阶我也不是没杀过!”姬风阴冷的话语当中透着一股杀气。

姬青鹤见状眉头一皱説道“好了!你们适可而止,不要给我在外面丢人现眼!”。説完大袖一拂,站起身来。

姬青鹤一站起来,姬青啸天、姬风、姬尊元易也站起了身,姬青鹤説道“都给我回去休息,明日是屠神的立宗大典,按照那土神将的话,明天可能会有简单的比试,有能耐明天使出来,别在这自己窝里炸!元易,你的资质不错,但心性差了一些,是该磨练磨练心性了,这次事情结束之后,我会跟家主説一下,让你出去历练一番!”。

姬尊元易虽然心中不忿,但嘴上依然是恭敬地説道“是!”。

随即,姬青鹤对着姬风説道“姬风,元易是你的表哥,你对他説话的时候太没有规矩了,竟然对自己的亲人产生了杀意,兄弟相残是姬家的大忌,念你初犯这次警告,若有再犯必当重罚!”。

姬风也是恭敬的説道“是!外公!”。随后姬尊元易起身冷冷的看了姬风一眼,转身向着内堂走去,两名尊脉的长老也跟着姬尊元易离开了。

三人走后,姬青鹤的表情立刻变的一脸温和,对着姬风哈哈一笑説道“你xiǎo子,这臭脾气跟你娘一个样!”。

姬青啸天xiǎo声的嘀咕道“跟您不也是一个样吗!”。姬青鹤与姬风闻言,都是哈哈一笑。

姬风又问道“外公,那个雪鹰看上去冷冰冰的,他似乎也学习到了那个鬼眼刀皇的瞳术。”。

姬青鹤diǎndiǎn头説道“鬼眼刀皇的那双鬼眼名叫鬼杀瞳,是一种极高的攻击性瞳术,但是这个瞳术对人的要求也极高,近乎苛刻,首先修炼者必定要是在极阴极阳交叉之时出生,而且,从三岁开始,每逢月圆之夜便要以凶兽的心血刺激双瞳,而且,不能见阳光,一直都要生活在漆黑的环境当中,因此,修炼那鬼杀瞳的人从三岁开始便会双目失明,这样的情况一直要坚到十八岁,这不单单是**上的痛楚,心理上的折磨才是最难以忍受的。”。

姬风愕然,他没想到那种后天瞳术竟然是如此凶险,不过他现在能够够理解为什么那雪鹰总是一副冰冷的面孔了,还有就是那好似病态一般白色的脸。

姬青鹤继续説道“不过,我几年之前见到雪鹰的时候,那xiǎo子似乎是一个比较活泼的孩子,并不像刚才表现出来的那么冰冷,之前那么难熬的环境都过来了,现在是为何变成这样了?”。

姬风更是不解,不过这对他来説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聊了一阵姬风问道“对了外公,这次屠神邀请的都是那些宗门您知道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看这架势,大路上强大的宗门和家族他们应该都邀请了,只不过来不来就不知道了。”姬青鹤説道。

姬风diǎn了diǎn头,他心中最关心的一个宗门并没有问出口,虽説经历了天妖族的事情,不过那隐魔宗毕竟是魔门,人族同仇敌忾的时间已经过去,大陆归于平静,那么对于隐魔宗应该也会慢慢的回到了先前的状态。

次日,姬青鹤带着姬风几人走出了xiǎo院子,一出院子,昨天接引他们的人早已在院外等候,行礼之后便带着他们向着行礼的场地走去。

这是一片巨大的观礼台,正前方是祭祀所用的场地,这片场地十分巨大,足足能容改下数万人同时站在当中,这巨大场地的正中央早已将祭祀所用的器物准备齐全。

当所有人都落座之后,姬风便开始四下张望,这种情况下全都是大陆上dǐng级宗门,高手自然很多,因此他也不能肆无忌惮的使用神识扫视。

忽然他便发现在距离姬家像个七八个宗门的地方,隐隐有一道倩影坐在那里,也在四下张望,这一幕看的姬风的心怦怦直跳,因为那道倩影不是别人,正是多年未见的萧子晴!

就在这时,萧子晴的目光也看到了姬风这里,四目遥遥相对,姬风浑身如遭雷击,愣在了那里。

萧子晴也是浑身一颤,与自己对望的那个男子正是这些年心中期盼见到的那个男子,此刻她心中不断的想“刚才他是否也在找我?没错,他一定是在找我!”想到这,她的俏脸不禁一阵微红,心脏“怦怦!”跳,随即狠狠的瞪了姬风一眼,但她的心中却是美滋滋的。

在两人对视的期间,土神将説了些什么他们二人没有听进去一句,一直到场内传来了一声钟响的时候,才将姬风惊醒,尴尬的将视线转到了场内。

之间场内的土神将已经飘然离去,而后缓缓落下了一名身姿绰约,婀娜多姿的美妇,脸部则是蒙着一块丝巾,让人看不出长相,正是那屠神的圣女。

“承蒙各位今日赏光,我屠神今日正式在北域立宗,即日起,人族、妖族共享太平盛世,同参无上天道!”。

説完素手一扬,一道光华射进面前的那巨大鼎炉,鼎炉当中爆发出冲天光华,一股股道韵从天而降,交织出一条条道纹连接天地,“嗡!”的一声响,道纹莫入巨鼎,巨鼎轰然爆碎,所有光华与道纹隐入地面,消失不见,而整片大地似乎苏醒了一般,透着一股説不出的灵气。

“这屠神果然不简单,已经连接了这里的地脉,从此屠神便会汲取这里的地脉与屠神的气韵相融合,真正的生根于此!”姬青鹤diǎn头説道。

忽然姬风身边传来了一道声音,“你刚才是在看隐魔宗的萧子晴?”。

姬风一愣,转头看了过去,他便看见,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坐着一个人,一身白色长衫,面无表情,甚至没有看着姬风,肩头落着一只没有一根杂毛的雪白大鹰,正是那鬼眼刀皇的弟子,雪鹰。

姬风干咳了一声,没有説话,雪鹰继续説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怎么还不説话了?”。

姬风心中想道“这雪鹰看上去一脸冷若冰霜,怎么感觉却是一个话痨?”。

“你也会瞳术吧。”雪鹰再次开口。

“嗯,会一些。”姬风随口答道。

“什么叫会一些,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你这个人交流起来怎么这么困难呢?”。雪鹰再次叨叨着説道。

姬风此刻来了兴趣,转脸看向雪鹰説道“雪鹰是吧,我真的很好奇,昨日看你对姬尊元易的态度,似乎是一个很难接触,而且话很少的人,怎么今日我感觉你格外活跃啊。”。

雪鹰此刻也转过脸来,露出了一道笑容,笑容显得很生硬,似乎不太会笑,但透着一丝顽劣説道“你説那个人啊,他有一种让我很讨厌的感觉,对于讨厌的人我自然是没什么话説。”。

姬风正要开口,雪鹰便摸了摸那头鹰的脑袋説道“你就不一样了,一直就听説关于你的传闻,同阶无敌、不朽战脉、剑道天才,而且,手中还有暗焱铁,生长在南域还是如此耀眼,啧啧,真想跟你切磋一番,可惜你境界太低,并非我的对手。”。

姬风此刻有些崩溃,眼前的这个生冷的男子竟然真的是一个话痨,而且比老三赢冷心还説,让他有些抓狂,正要张口説话,雪鹰低声説道“我説姬风,你手中的暗焱铁让我看看呗,或者我用东西跟你换,怎么样?”。

姬风气结,説道“你的本命属性是火属性?”。

“自然不是,但我师尊是説属性,我想送给他老人家当礼物,当然,那得在我把玩一段时间,研究研究之后了。”雪鹰説道,语气很轻松,但表情依然生硬。

“好吧,用你肩膀上的那只鹰来换!”姬风説道。

“绝对不可能!你知道他对我来説意味着什么吗!你想都别想!”雪鹰似乎被触碰到了逆鳞一般,激动的説道。

姬风无奈一笑説道“那就是没得谈喽!”。

“你!”雪鹰无奈的説了一声,随即説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刚才是不是再看萧子晴?”。

姬风説道“与你何干?”。

“嘿嘿,我可跟你説,那可是一个硬茬子,冷若冰霜的冰山美人,我甚至怀疑他对男人不感兴趣。”。

“她不会笑吗?”姬风反问道。

“你最好别看见他笑,因为据説只要他对一个人笑了,那个人只要不是她姐姐萧子雨,那么那个人可就惨了!”。

“怎么惨了?”姬风又问道。

雪鹰説道“着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手段很多便是了!对了”。

正当雪鹰再次要説些什么时候,姬风彻底崩溃了,拉了拉旁边的姬青啸天説道“啸天,来,咱俩换个地方。”。

姬青啸天一脸茫然的説道“好端端的换什么地方?”。

姬风説道“那里风水跟我犯冲,别多问了!”説着一把拉过姬青啸天便坐到了他的位置上,但是姬风他想错了,他以为这样就能摆脱那个话痨,而结果却不是这样。

正当姬风坐下的时候,脑海当中响起了雪鹰的声音“姬风,你躲什么?我想跟你聊聊,交个朋友吗!”。

姬风的脑袋无力的垂下,屏蔽了神识,让雪鹰无法传音给自己,心中则是想到“看来那个雪鹰整整十五年是给憋坏了,常年不见人已经不会笑了,但是这个嘴”。

场上,神女之前説的什么姬风一句也没听见,此刻只听见了神女説的随后一句“诸位青年才俊可以再次一展拳脚,也算是为我屠神立宗增添一分气氛!”。説罢,飘然离去,落在了主位之上,那祭祀的器物也嗡的一声远遁而去。

话音一落,姬尊元易便直接飞到了中央,手中出现一柄金色盘龙长枪遥指雪鹰道“可敢一战!”。

雪鹰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变化,缓缓的站起身,肩膀上的大鹰似乎与他心意相通,大翼一震,便带着雪鹰稳稳的落到了场中。

“昨日你羞辱我,今日我便要找回来!”姬尊元易咬牙切齿的説道。

声音虽xiǎo,但姬风却听得分明,一旁的姬青鹤也是摇了摇头。

雪鹰想来不是托大的人,而且姬尊元易也并非什么阿猫阿狗,在年轻一代也是有着赫赫威名,因此直接将那柄雪白的长刀取出,玄气爆鼓,如大鹏展翅一般直接扑向姬尊元易。

气劲升腾,刀罡爆卷,激起一片尘土,雪白的刀罡仿佛划破天际,直取姬尊元易。

姬尊元易长枪一抖,黄道霸气轰然而出,整个人如潜龙升天一般,迎向雪鹰的攻击。

“轰!”的一声,一刀一枪撞击在一起,传来了惊天炸响,道道劲芒将空气击的轰然作响,天空之上一道结界闪现,两人便缠斗在一起。

一刀一枪你来我往,两人拼的险象环生,一时间斗的不分高下,“霸道碎!”一声厉喝,那杆长枪爆发出一道金色光芒,瞬间出现了万道枪影,而后又在一瞬间融合成一道数十丈宽的枪芒,直直劈下。

雪鹰浑身气机大放,手中那雪白的长刀“铮!”的一声冲天刀鸣,肩膀上的大鹰发也是发出了一声唳鸣,冲天飞起,“万圣灭!”雪白的刀罡徒然暴涨,像是一面雪白平滑的镜面一般,透着一股一往无前的煞气,爆卷而去。

“轰!”巨响传来,大地也是一晃,两人迅速分开,各自爆退了近百米才堪堪停下,都是一阵气血翻涌。

“昨日xiǎo看你了!”雪鹰説道。

“哼!现在説这些没有一diǎn用!来战!”暴喝一声冲天而起“苍日霸战!”浑身的黄道霸气猛然凝聚,轰然冲向手中的盘龙金枪,金枪一阵扭曲,猛然劈下。

“原来是这招!”姬青鹤眉头一皱説道,“他的修为修习这招太过勉强,会有损伤也是正常的!”。

雪鹰瞳孔一缩,随即腾空而起,“灭煞修罗!”玄气爆鼓,刀罡冲天而起,划出了一个诡异的痕迹,痕迹之上就是有着diǎndiǎn道痕,仿佛要斩碎苍宇一般轰响姬尊元易!

“竟然会用道痕,这xiǎo子竟然能跨境界激发出一丝道痕!他输得不冤!”姬青鹤有些吃惊的説道。

“轰!”再次传来一声爆响,姬尊元易鲜血狂喷跌落在地,雪鹰也是颇为狼狈的落到地上,踉跄的后退了数步,嘴角流出了一道鲜血,喃喃的説道“这招果然太过霸道,今后还是慎用”。

姬尊元易缓缓的撑起身,但很明显没有了再战之力,只是一脸怨毒的看着雪鹰,而雪鹰则是淡淡的説道“你很强,但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你少狂妄,我只不过是还没有把这招练纯熟!”。

“哼!不要忘了,我还没有施展瞳术!”雪鹰冷然道,双眼闪过一道黑芒来示意姬尊元易

曲阜市人民医院
单县第一人民医院
郴州治疗早泄医院
金华妇科医院
潍坊治疗卵巢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