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山水金鬼脸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07:16 编辑:笔名

霍村位于忻定盆地边缘地界,座落在南山脚下,因出门就撞山,遮挡了人们的视线,所以当地人习惯叫霍村为撞山村。相传,三国时期的吕布出自定城,貂蝉生在忻城。所以忻定盆地广为流传:忻城没好女,定城没好男。一位大美女和一个武艺超群的大帅哥,抢走了忻定盆地的人脉风水。打那以后,忻城没见到美女,定城没出过帅哥。  时隔一千多年,位处定城管辖地界的撞山村,却出来一位才貌双全的大帅哥,他是本村开明富绅霍老先生的独子,名叫霍才斌。因他常年身穿紫色长衫,当地人称他紫衫公子。三年前,他去省城师范求学,校院内一株紫藤树上缀满串串紫色花朵。犹如一朵朵紫色的祥云,飘浮在校园上空,飘进他的心间。从此,他喜欢上紫色,他的服饰也离不开紫色了。  霍才斌从省城师范学成归来的路上,临近撞山村的云中河北岸,遇到两个路匪抢劫他的皮箱。皮箱里并没什么值钱的细软,全是三年来在省城购买的书籍。恰恰这些爱不择手的书籍,他拼命也要保护自己的心爱之物,一个无缚鸡之力的学生,哪里是两个路匪的对手。正在两个路匪将他打倒在地,抢走皮箱准备逃之夭夭之时,一声高分贝的厉喊,把两个路匪吓得差点尿裤子。  身着一身紧袖紧腿的黑色衣服,腰间系着锃亮的宽腰带,左手提一个水桶,右手拿一把三齿钢叉的姑娘,飞快地奔到两个路匪面前。没等黑衣姑娘开口,两个路匪“扑通”跪在她的脚下:“请黑衣娘子恕罪,小的不知你驾到,惊扰了黑衣娘子,小的该死,小的……”  “别废话,撂下皮箱快滚。”她看着两个不知好歹的东西逃远,过去拉起趴在河边的霍才斌问道:“你是南岸撞山村的紫衫公子吧?”  “你是……人们传的神乎其神的黑衣女侠?”  “甚女侠,就是常年跟父母四处飘荡,打把式卖艺的小女子。今儿遇到紫衫公子,小女子三生有幸,俄(我)这厢有礼了。”  “们(我)给你纠正一下,不是俄,是我。”  “那我也给你纠正一下,是我,不是们。咯咯……”  “是啊!我回来又抄起家乡话了。”  “那叫乡音。”  “你识字?”  “跟我(大)……不对,跟我父亲学过几箩筐。怎滴,你不请恩人去家里坐坐?”  “你手拿渔叉作甚?”  “呀拜呀!(哎呀)我把这茬忘了,我娘有些身子不舒坦,想叉几条鱼熬汤,给我娘补补身子。”  “天色还早,我来帮你。”  两个人撸胳膊挽裤腿跳进河里,在河里闹腾好大一会儿,愣是一条鱼没叉到。就在二人精疲力尽,打算放弃的时候,霍才斌忽然发觉脚底下有个东西在动,急忙叫黑衣娘子过来,他踩住一只大王八。  霍才斌看着浑身湿漉漉的黑衣娘子,提着水桶里的收获远去,内心生出几分忧伤。不是他不想让黑衣娘子去家里,而是不能那样做。因为,家里还有一位比他大三岁,父母包办的小脚婆姨。明知不爱,又无法抗拒父母之命,他无奈的不得不接受这个婚姻。  以前,霍才斌不懂得什么是爱,今天见到黑衣娘子,仿佛明白了什么是爱情。内心悠然生出的忧伤,使他真正领受到爱的滋味,他恍然醒悟,对黑衣娘子心动的感觉是爱,是发自心底的爱。  霍才斌回到家中就像变了一个人,爱说笑的他,每天蔫头耷脑一句话不说,脑子里全是黑衣娘子的影子。他天天早晨拿着一杆长箫,去南山坡上,吹那首也是他喜欢的《天涯歌女》的曲子。  有一天,他在返回的山坡上被绊倒,爬起身发现,绊倒他的是一个埋在土里,只露出罐口的彩色陶罐,好奇地扒出彩陶罐,罐子很重,扣开盖子他被惊呆了。彩陶罐里装着满满登登的鬼脸钱。他在省城师范的历史课上,老师讲过此鬼脸钱,它是春秋战国时期,赵、魏、燕国流通的货币。  由于小小钱币上有各种不同的近似人面图案,人们俗称鬼脸钱。其实,当时文字不同一,采用图案制作流通币,实属的方法。  抱着彩陶罐回家后,把罐子里的钱币全部倒出来,更大的惊喜让他不知所措,里面竟然有三枚纯金的鬼脸。他急忙把喜欢古董的父亲叫来,当父亲看到三枚金鬼脸,高兴地手舞足蹈。父亲告诉他,这种金鬼脸,可遇而不可求的稀罕宝贝,一定把它保存好,作为传家之宝代代传下去。  这时他的小脚婆姨端着茶走进来,瞄一眼三个小金块,咂咂嘴说:“们(我)以为是甚稀罕宝贝,又小又薄的,三个加到一道,不如们手上半只金手镯重哩。”  霍才斌狠狠瞪她一眼说:“你懂甚?别在这儿瞎掺合,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他看着小脚婆姨,极不情愿地颠着小碎步走到门口,又不放心的叮嘱一句:“不许对外人说。”  或许不说这句话,反倒平安无事,他对小脚婆姨的叮嘱,却使她产生逆反心理。本来他不待见自己,他越不让说们越说,能把们休了是咋地。没几天,村子的人们都知道紫衫公子得到宝贝了,有些好奇心强的人,专为宝贝上门求得一见。  总不承认也不是办法,霍才斌只好做婆姨的工作,叫她公开承认自己是在说着玩,根本没那事。没等小脚婆姨的工作做通,忻口方向传来阵阵枪炮声,搞得人心惶惶,此事就此打住了。  黑衣娘子与紫衫公子分别之后,她每天魂不守舍,母亲发现她的情绪不大对,估摸着闺女有了心事。当黑衣娘子将喜欢紫衫公子的心思告诉父母,她父亲脑袋摇晃地拨楞鼓似的。我们四处游走江湖,是打把式卖艺的下九流,人家是定城有名的开明富绅的大公子。父亲劝黑衣娘子,门不当户不对,别寻思了,寻思也白寻思。  过了几天,黑衣娘子跟着父母,还有两个弟弟,一家五口又出去卖艺。他们越往北走,撤退的晋绥军越来越多。一位好心的晋绥军弟兄劝他们,别往北去了,日本鬼子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北面都是小鬼子,一家人只好跟随撤退的晋绥军往回走。他们过了原平镇,即将到达忻口的时候,几架小鬼子的飞机从头顶飞过来,突然几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把搀扶伤兵的黑衣娘子震晕了,失去知觉。  一阵阵疼痛把黑衣娘子疼醒,发现自己的胳膊上被炮弹皮剜掉一块肉。她匆匆扯下衣服上一条布,把流血的胳膊扎紧,站起身寻找父母和两个弟弟。一个很大的炸弹坑边上,躺着许多血肉模糊的尸骨,只有那几把刀枪剑戟她能认出来,是她家挣钱糊口的家当。黑衣娘子顿时感觉天昏地暗,坐在弹坑边嚎啕大哭,凄惨的哭声震天撼地,撕破了天空。一声霹雳,十月初竟然下起了罕见的瓢泼大雨。  逃难的几位好心乡亲,看到坐在泥水里的黑衣娘子,把她搀扶起来,跟着逃难的人们向她家的方向走去。黑衣娘子并没有回家,直奔撞山村而去。父母和两个弟弟都被小鬼子炸死了,冷清的两间房子还算家吗?去找紫衫公子,或许他能帮助找到落脚之处。  黑衣娘子已经两天没吃东西,胳膊又流了很多血,她踉踉跄跄走进霍家大门,一头栽倒在大门口。正赶上紫衫公子准备出门,他急忙抱起昏迷的黑衣娘子返回房间,给她擦洗伤口。她胳膊上的伤口开始发炎,身体在发烧,病情紧急不能耽搁,叫上家里的车把式五牛,赶着马车进了定城。  定城县有个不大的西医诊所,紫衫公子不单单是富绅的公子,还是定城县长的东床快婿,西医诊所的大夫与他很熟悉。经过一番治疗,黑衣娘子苏醒了,她紧紧抓住紫衫公子的手哭了。在返回的路上,黑衣娘子将她一家人的遭遇,告诉给紫衫公子,并且发誓,她要杀小日本给父母弟弟报仇。  为了黑衣娘子的人身安全,紫衫公子把她安排在后院的绣楼里,这个绣楼是他姐姐出嫁前的闺房,房间的装饰淡雅别致,正适合黑衣娘子养伤调理身体。他知道他的小脚婆姨不是省油灯,告诉佣人们不能让少奶奶知道,绣楼还住着一位女子。  半个月后,日本鬼子占领了定城,紫衫公子的县长岳父,投靠日本人当了定城头号大汉奸。从此,霍家大院失去以往的清静,当汉奸的亲家公,隔三差五过来说劝霍老先生当定城维持会长。  虽然,霍老先生一直不答应,伪装了两年多的小脚儿媳,露出本来面目,趾高气扬地不把霍家人放在眼里,每天没事找事起幺蛾子。有一天她发现绣楼里住着一位俊俏闺女,上楼就想打黑衣娘子,却被黑衣娘子狠狠教训了一顿。并且警告小脚婆姨,她再敢横行霸道,连她当汉奸的父亲一起收拾。  这下真把小脚婆姨制服了,独自窝在房间里不敢露面,生怕黑衣娘子再收拾她。霍家人,包括几个佣人和车夫,都为黑衣娘子拍手叫好,解气。霍才斌的母亲,霍老夫人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黑衣娘子不但模样俊俏,又有一身好功夫,不如让儿子把她娶了当二房。  霍老夫人走进绣楼,对黑衣娘子说:“们看出来斌儿喜欢你,如果你不觉得委屈,就叫斌儿娶你做二太太,怎地,你考虑考虑。”  “老夫人,我就是大把式卖艺的流浪女子,只要他愿意,我做几房太太都行,因为我也喜欢他。”  紫衫公子听了母亲的心思,大发雷霆:“不行,不把小脚婆姨休了,我不会娶黑衣娘子。她是我今生个,也是一位心爱的女人,我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打死我也不行。”  小脚儿媳的父亲依仗日本鬼子的势力,万一把他惹怒,霍家还有安生日子过吗?霍老先生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将此事先放一放再说。  一天,大汉奸岳父又来了,还带着一个留卫生胡子的日本人,他说稻田先生是定城火车站的站长,慕名过来求得他东床快婿的墨宝。紫衫公子对着汉奸岳父,挥毫写了三个大字;龟孙子。而且在空白处画了一个小王八,把汉奸岳父吓得出一头冷汗,腿不停地打哆嗦。  那个小日本拿起刚写完的笔墨,上下端详片刻,不停的说:耀西,耀西……他将墨迹卷好,用一口流利的东北话说:“听说紫衫公子还有几件宝贝,何不拿出来让鄙人一睹为快。”  “亲家公,千万别说没有,们闺女是亲眼所见,还是拿出来让稻田先生过过目。”  “别问我爹,是你闺女胡说哩,根本没那回事。”紫衫公子边说边悄悄摆手,示意母亲快去找黑衣娘子。  换了一身佣人衣服的黑衣娘子,详装小脚婆姨的使唤丫头,押着她来到前厅。在来之前,黑衣娘子警告她,如敢胡说八道,我连你爹和那个小日本一起灭了。  “爹,你别逼们公爹,那事情是们胡说着玩哩,根本没那回事儿哩。这些天身子不舒坦,爹在,们回房去。”小脚婆姨说完,马上跟着黑衣娘子走出去了。  原以为这场危机就此过去,哪承想,没过几天,来了两个荷枪实弹的日本鬼子,拿枪逼着霍老先生和儿子去定城走一趟。车把式五牛,马上找黑衣娘子商量对策,黑衣娘子双眉倒立,拍案而起:“不需商量,五牛,你是个定城汉子,我们二人去救他们父子。”  黑衣娘子换上打把式行头,将二十把飞镖带在身上,她和五牛骑马抄近路赶在他们父子之前,来到通往定城险要的路段,等待他们的出现。这段路,两边高高的黄土梁,下面一条窄窄的土路,正是打埋伏的好地方。  没过多久,那个日本鬼子稻田和汉奸伪县长,骑着马慢慢悠悠地走过来,后面两个日本鬼子押着父子二人,慢腾腾地走着。黑衣娘子叮嘱五牛,不要冲动,等她用飞镖灭了两个日本鬼子,五牛拿刀下去,拦截那两个骑马的人,绝不能放走一个。  两个押着父子的日本鬼子,走到黑衣娘子的眼皮底下时,她两只飞镖同时出手,镖镖封喉,两个鬼子立马倒地死了。这时,五牛举起大片刀纵身跳下黄土梁,向鬼子稻田砍去。鬼子稻田是个军人出身,身手不可小视,躲过五牛砍向他的一刀,翻身下马,掏出王八盒子准备开枪。说时迟那时快,黑衣娘子出手一镖,正中稻田的咽喉,他身体晃了两晃,冲天上开了一枪,而后倒地见他效忠的天皇去了。  五牛在鬼子稻田拿枪瞄准他的瞬间,脑袋一片空白,听到枪响,他心想完了,一百多斤交代这儿了。过了一会儿他摸摸自己的脑袋,先是一愣,马上举起大刀片,发疯似的向趴在路上的狗汉奸砍去。紫衣公子紧喊慢喊还是晚一步,五牛刀起刀落,紫衫公子的汉奸岳父的人头落地,再没了当汉奸的机会。  他们四人快速把四具鬼子汉奸的尸体处理掉,拿着一把王八盒子,两杆三八大盖的战利品,骑马返回家中。霍老先生马上安排佣人遣散回乡,收拾家中细软,准备离开几代人生活的撞山村。小脚婆姨成了难题,不带她走,怕她回定城给小鬼子通风报信,带上她又是大家的累赘。黑衣娘子主张带上她,好歹是霍家大少奶奶,有她黑衣娘子在,小脚婆姨翻不了天。  霍老先生早年为了防兵乱,在南山的下凹村置办一套大院,一直由多年的老羊倌,赵老清和儿子赵成虎看护。下凹村在南山的山半腰一个山沟里,比较隐蔽,只有一条盘山小路,不熟悉地形的人很难找到这个小山村。前几年赵成虎突然失踪,几年没个音信,只剩下赵老清一人看院子。  霍家带上细软,一行六人来到下凹村,发现失踪几年的赵成虎回来了,腰间还插着两把二十响的盒子枪。听说霍家因杀死小鬼子逃难到此,他把双枪拍在桌子上说:“老东家不要担心,我是晋察冀边区派来唤醒民众,组织抗日武装,跟日本鬼子血拼到底的八路军战士,不把小鬼子赶出中国,我誓不罢休。” 共 645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扭转
昆明治疗癫痫的医院
继发性癫痫病都有哪些病因呢

上一篇:

下一篇:2020渡度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