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表姐的秘密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2:11:54 编辑:笔名

表姐近变得神秘兮兮,一反原本颓唐的样子。她因为爱好打麻将和玩六合彩的原因,欠了一屁股债,又不听家人的劝说,搞得疼的她的二姨也就是我的母亲与她断了来往。母亲说,你表姐小时候多听话啊,谁想到她长大以后,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我在卖场工作忙,再加上母亲现在一听到表姐的消息便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为了不惹她,我与表姐很长时间不见面了,表姐在我空间转走了几张我在卖场时的照片,我私信问她干嘛,她说,表妹长得好看,到我空间去给姐姐涨涨人气!我也没有在意。  表姐的QQ一天24小时的挂着,我在她的动态里总能看到她玩的某款游戏的信息。唉,也难怪母亲生气了,表姐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成天装嫩玩小孩子才玩的游戏,可让人怎么说她呢?  表姐在QQ上呼我,小妹,在不?  我懒洋洋地回,在,什么事,表姐?  表姐说,小妹,我一个朋友送了我几件衣服,都是新的,可惜我这身材你也知道根本穿不了时兴的衣服,我觉得你穿到是挺合适的,晚上你过来试试,能穿就给你吧。  我说,不了,我在淘宝上买了好几件了,够穿了。  表姐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小妹,你现在怎么和表姐不亲了,给你衣服是假,我们好久没见过了,表姐想你呀。快过来吧,表姐给你做好吃的。  我说,表姐,别的不想说,你做的吃的我真是没有胃口呀,没盐没味的……  表姐怒了,小白眼狼,以前表姐对你多好,那你过来给我做好吃的,你姐夫没在家,我都快饿晕了!  我偷笑,回,好的,一会儿见。  我穿上我新买的长裙子,又把长发略微地梳理了一下,出了门,走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就到了表姐家楼下了。表姐家的楼是旧楼,当年和表姐夫两个人结婚时买的,后来又有了小外甥,经济上入不敷出的,一直也没有再搬家过。小区里乱糟糟的,楼下用铁链子拴了台破旧的自行车,车轮都被不知道从哪刮来的废纸淹没了。  我到了楼上,表姐左右看看,一把将我拉进了屋子,问,没有人看到你吧?  我笑,你和我接头呢啊?还用对对暗号不?  表姐亲昵地拍了我一下,这小妮子,还是像原先一样牙尖嘴利的。  表姐的床上放了几件衣裙,她指着它们对我说,你看看,这尺码,是不是只有你能穿得了,我这发福的身子哪能消受得了?  我拎起来一件,不错,样式挺漂亮的,尺码确实不是表姐的,我穿到是能合身。  表姐催促着我换上瞧瞧,我便半推半就地换给她看,白色小开衫配蓝色长裙,淑女范十足。表姐拍起了巴掌,说,我妹就是美人坯子,这衣服就是给你订作的啊。  表姐推我到阳台上去和远远站着的一个人打招呼,说,就是那个朋友送的,对人家表示下感谢吧。我听她的话,远远地向那个人笑了笑,又招了招手,那个人便转过身离开了。  表姐的厨艺不行,我便又一次扎起围裙给她做菜,算是回报她给我几件合身的衣裙吧。  晚上在表姐家睡了,她问我,小妹,你现在有新情况没?  我说,没有啊,别提了,我妈天天催着我呢,我说这事又不是急的事,总不能随便地找个人就嫁啊。  表姐说,是啊是啊,咱妹长得像天仙似的,可不能随便了。哎,那要是小伙子是外省的,你愿意不?我当年在Z省念书时,有个学弟,长得也帅,人品也好,前些时候托我给介绍对象呢。我就想起你了,你放心,我和他认识好多年了,家底门清。你要是有意,哪天表姐给你们牵牵线,视个频!  我说,Z省的有点远啊。我妈不一定能同意。  表姐说,远啥啊,现在火车飞机都满地球跑了,Z省离咱这也就几个小时的路程。咱这城市里的男人啊,说实话,还真不如Z省的,人家都实在。  表姐左劝右劝的,我没办法只好答应。但前提是,看缘份,别强扭着葫芦来。  就这样,我偶尔听到表姐翻身的声音,压抑的咳嗽的声音,渐渐睡熟了。  表姐说完这些以后,就再也没有提过这个事,我又开始在卖场忙碌了,由于上回转了我在卖场的照片,表姐的空间人气变得特别旺,乐得她合不拢嘴,我也不知道她为啥这么乐,真是弄不懂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到底想什么。  过了半年,表姐忽然又联系我了,她说,小妹,你现在有新情况没?  我说,没有啊。还是老样子。  表姐说,那你晚上到我这来,上次说的那个小伙子想看下视频。记得打扮得漂亮的啊。  我便又一次到了表姐家,表姐家新安了一台电脑,上面还带了摄像头,我笑着打趣她,姐,你不会是和网友聊天呢吧,到时候看姐夫不收拾你。  表姐冲过来做势要打我,死妮子,说什么呢,还不是为了你啊,人家小伙子要和你视个频,我才安的摄像头。  表姐调好了摄像头,忽然小声地说,音箱怎么没买呢?唉呀,也没啥,你就坐着就行了,也不用说话。  她先上了QQ,和那个小伙子说话,大概是说我这边准备好了之类的吧,我百无聊赖地看她挂得满墙的游戏图片,看来,她真是痴迷了。  表姐回头对我说,小妹,真不巧了,我那学弟今天的电脑出了点问题,摄像头坏了,先让他看你吧,哪天他修好了,你再看他。  我没有反对。在屏幕前微笑,眨眼睛,托腮……几个动作过后,表姐关了摄像头,说,行了。我这学弟肯定被你迷住了。哈哈。  表姐依然时不时地从我空间里面转照片,甚至指挥我到哪里拍照了,比如,她要我到公园的松树下拍照,或是她要我到商场的咖啡厅里拍照,让我把头发整个的披下来,并且穿上高跟鞋。  我恼,表姐,你干嘛呀,拿我当模特啊?  表姐说,死妮子,让人家小学弟仔细地看看你啊。告诉你啊,他对你挺满意的,就是他现在是个军人,部队有纪律,不能随便上网,所以就在我空间看你的照片了。  我无奈,也只好按着她的说法做了。  母亲那天问我和表姐是不是在联系呢,又叹气说,你表姐啊,心眼多着呢,你没事防着她点儿。  我没有向母亲说明表姐在为我介绍对象的事,人连面都没有见,有什么可讲的,正因为这个,后来母亲知道真相的时候,是那么的伤心,而那份伤心,是因为表姐利用了我,做下了不可饶恕的事情。  一年以后,我正在卖场给顾客讲解商品时,几个警察忽然出现了,他们对我说,你是XXX吗,有件案子与你有关系,请你配合我们走一趟。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和警察走了,小城里一下子轰动了遍。  在警察那里,我听到了一件震惊的事情,表姐是个骗子,在游戏里说自己才19岁,而Z省的一个小伙子疯狂地爱上了她,为了表达对她的爱意,陆续地打了十几万给她。而她发给那个小伙子的照片上的人,全是我。  警察审问了我半个晚上,才确信我对整件事情不知情,母亲办了担保手续,我才疲惫地从看守所里走了出来。我抱着母亲哭,我问母亲,表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两个月后,新闻里播出了表姐的故事:42岁女子装美少女,骗小伙十三万后被抓。   共 254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脓肿对男人有什么伤害
昆明癫痫哪家医院好
云南幼儿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